北齐书原文及翻译 卷十五 列传第七 窦泰/尉景/娄昭/厍狄干/韩轨/潘乐-(唐)李百药

2019-05-09
目录:> >

【译文】

窦泰,字世宁,大安捍殊人氏。本是清河观津的后代,祖罗,魏统万镇镇将,因此迁居到了北方边地。父乐,魏末破六韩拔陵作乱,他与镇将杨钧固守城池,遇害身亡。泰富贵后,追赠为司徒。早年,泰母梦风雷骤起,好似要下雨,出门观看,见电光刺眼,暴雨突降,醒来出了一身大汗,这样就有了身孕。时间超过了,也没有要生产的迹象,因此大惧。有一巫士说:“渡河湿裙,生产就容易。”泰母便来到水边,猛然间看见一人,那人对她说:“你会生一个贵重的儿子,可以迁徙到南边。”泰母听懂了这个人的话。很快就生下了泰。泰长大了,擅长骑射,有勇有谋。泰的父兄都在镇上阵亡,他就背着他们的遗骨投奔了尔朱荣。因有随从皇帝讨伐邢杲的功劳,赐爵广阿子。神武为晋州刺史,请泰任镇城都督,并参谋军事。累迁侍中、京畿大都督,不久领御史中尉。泰因勋戚居御史台,虽纠察不多,但百官畏惧。

天平三年(536),神武向西征讨,令泰率兵向潼关进军。四年,泰抵小关,遭周文帝的偷袭,全军覆没,泰自杀。早些时候,泰准备从邺城开拔,邺人惠化尼作歌谣说:“窦行台,去不回。”动身的前一天,夜三更,忽见几千个穿着红衣戴着红头巾的人走进台来,大声说:“收窦中尉。”值班兵吏十分的惊恐,这帮人分别进了许多的屋子,不一会儿就离开了。早晨起床察看门锁仍是老样子,这才明白昨夜的闯入者不是人。人们都认为窦泰一定要失败。朝廷赠大司马、太尉、录尚书事,谥武贞。泰妻,武明娄后的妹妹。泰虽然因亲戚受朝廷礼遇,但也建立了许多的功劳。齐氏建国,祭告其墓。皇建初,配享神武庙庭。子孝敬嗣继。位至仪同三司。

尉景,字士真,善无人氏。秦、汉设置尉侯官,他的祖先有任此职者,因此以尉为姓氏。景性格温和,却颇有豪侠之气。魏孝昌中,北镇人反叛,景与神武投奔杜洛周,又一块归附尔朱荣。以军功封博野县伯。后随从神武在信都举兵。韩陵之战,只有景统领的部众失败。神武入据洛阳,留景镇守邺城。不久晋爵为公。

景妻常山君,神武的姊姊。由于是姻亲,每有要事,就同厍狄干一道被委以重任,然而却没有忘记追求财利,神武常常责备他。转任冀州刺史,又公然地接受贿赂,召征民夫打猎,丢掉性命的有三百人。厍狄干与景同神武一道议事,干请求作御史中尉。神武问:“你为什么要作这样的卑官?”厍狄干说:“想抓尉景。”神武听后哈哈大笑,令优人石董桶戏弄他。董桶剥掉景的衣服,说:“公剥百姓,董桶为何不能剥公?”神武告诫景说:“不可以贪得无厌。”景说:“同你比较,谁的生计多些?我只要大官的,你却伸手向天子索取。”神武笑而不答。改封长乐郡公。历位太保、太傅,因匿藏逃人受囚拘。景派崔暹对文襄说:“告诉阿惠儿,他富贵了就想杀我吗?”神武听说后为他掉泪,亲自进宫游说:“我如果没有尉景,就没有今天的好时光。”多次请求,帝才同意不杀景。因此贬黜为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神武去拜访他,他躺在床上不动,大喊:“杀我的时候到了!”常山君对神武说:“老人离死期不远了,为什么还要给以折磨。”又说:“我舀水来帮你洗手。”景伸出手。神武抚摸着景,甚至弯曲了膝盖。早先,景有一匹果下马,文襄想要,景不给,说:“土相扶为墙,人相扶为王,一匹马也不让我养,却来索要。”神武当着景和常山君的面责备、杖击文襄。常山君抽泣着为文襄求情。景说:“这小儿太放纵了,你还偏袒他,为什么要干啼湿哭地不让打呀!”不久授青州刺史,操行有很大的改变,百姓也安定下来了。征授大司马。因病,死在刺史任上。赠太师、尚书令。齐立国,以景为元勋,诏令祭告其墓。皇建初,配享神武庙庭,追封为长乐王。

儿子景粲,少时即任要职,性格粗暴。天保初年,封厍狄干等人为王,粲因为父没有得到王爵,十分气愤,十多天闭门不上朝。帝奇怪,派人来家里询问。他隔着门对使者说:“天子不封粲的父亲为王,粲不如死了。”使者说:“应该开门接受敕令。”粲于是隔着门用箭射使者。使者依实情向帝作了报告,文襄便派段韶去传达意旨。粲见韶后,只是拍胸大哭,不说一句说。文襄亲自来到他的家里慰问,他才上朝。不久追封景为长乐王。粲继承父爵。死于司徒、太傅位上。子世辩嗣继。周师快攻入邺的时候,帝令世辩率千余骑兵前往侦察,离滏口,登上高地向西眺望,见很远的地方群鸟腾飞,以为是西军的旗帜,立即驰马跑回,快到紫阳桥,他也不敢回头看一眼。隋开皇中,死在淅州刺史任上。

娄昭,字菩萨,代郡平城人,是武明皇后的舅舅。其祖父娄提,为人豪雄有器识,家僮以千数,牛马以山谷来量。他喜好周济别人,人士都归附于他。北魏太武帝时,因功封为真定侯。其父内干,有武力,没有任官就去世了。娄昭荣贵后,魏朝廷追赠内干为司徒。北齐受禅建国,追封为太原王。娄昭为人方正雅直,有大度深谋,腰围八尺,骑射无人能比。高祖自幼就很看重他。娄昭也早具慧眼识英雄,对高祖总是躬身礼敬。常随高祖外出打猎,每每认真劝诫高祖不宜乘危历险,应保重自己。

高祖将要对信都用兵,娄昭支持他的决策,就任他为中军大都督。随从高祖破尔朱兆于广阿,封为安喜县伯,改为济北公,又改为濮阳郡公,拜任领军将军。东魏孝武帝将与高祖分裂,娄昭称病回到晋阳。随高祖入洛阳。兖州刺史樊子鹄造反,以娄昭为束道大都督去讨伐他。子鹄死后,诸将劝娄昭将其党羽全部捕杀干净。娄昭说:“这个州不像样子,横遭战乱破坏蹂躏,该痛恨的是头领,别的人有什么罪责!”便一律释放了。后来转任大司马,仍旧任领军。升为司徒,又外放任定州刺史。娄昭好饮酒,晚年得偏瘫,虽治好了,还是不能处理繁重政务,在州把事情都委托给僚属们去办,娄昭衹是抓大的要害而已。死在任上。朝廷赠给假黄钹、太师、太尉,谧号为武。北齐接受禅让建国,下诏于其墓祭告,追封为太原王。皇建初年,使其陪祭于高祖之庙。长子娄仲达袭爵。改封濮阳王。

其次子娄定远,年轻时就历任要职,外戚中衹有他最受武成帝的偏爱亲热。特封为临淮郡王。武成帝死前,他与赵郡王等人同受顾命,位至司空。赵郡王上奏罢免和士开,娄定速参与谋划。他竟受了和士开的贿赂,致使赵郡王蒙难,他就这么贪婪卑鄙。不久拜任瀛州刺史。当初.其弟季略,穆提婆要他的艺妓,定远拒绝了。因为高思好作乱,提婆指使临淮国郎中令告娄定远与高思好通谋,后主令开府段畅率三千骑前往缉捕定远,又令侍御史赵秀通到瀛州,以贪脏事弹劾定远。定远怀疑朝廷有变,便上吊自杀了。

娄昭哥哥的儿子娄散字佛仁,其父娄拔,任北魏南部尚书。娄散幼年丧父,是叔父娄昭抚养长大的。任高祖帐内都督,封为掖县子,逐步迁升任光州刺史,在任贪纵,被文襄帝严责。后来改封九门县公。北齐接受禅让建国,被任命为领军将军,另封安定侯。娄叙没有什么本领,衹凭外戚身份被看重,纵情于女色财利。他任瀛州刺史,聚敛无度,不知满足。皇建之初,封为束安王。大宁元年,又进位司空。平定高归彦之叛于冀州,返回后拜任司徒。河清三年,因为滥杀无辜,被尚书左丞宋仲羡所弹劾,经过赦免才放出来。不久任命为太尉,以其所立军功而升任大司马。武成帝来到河阳,又下令派他统领偏师去驻守悬瓠。娄龈在豫州境内竟然滞留了一百多天,专门横行不法;下诏免去其官职,以王的身份回府。不久拜任太尉,死。朝廷赠予大司马。其子娄子彦继位。子彦任开府仪同三司。

犀狄干,善无人。曾祖父越豆眷,北魏道武帝时因为有功,割善无西部腊污山地区方圆百里来安置他。后来他率领部落北迁,因而定居于朔北。库狄干耿直少言寡语,有武艺。北魏正光初年,他扫除叛党,拜任将军,在宫廷内值宿。因为家在北方寒冷地带,不适应南方暑热,因而冬天入京师,夏天即返回家乡。孝昌元年,北边扰乱,他奔向云中,被刺史费穆送给了氽朱荣,以军主身份随氽朱荣入洛。

后来随同高祖起兵,击败四胡于韩陵,被封为庐垩钟公,不久进封为郡公。2蝗战役中,诸将均获大捷,衹有他退了兵。高祖因他以往有功,竟没有追究责罚他。不久改任太保、太傅。及至台处蜜据亘宅生反叛,区担去讨伐他,就以厘涂为大都督前锋。库狄干受命不回家就出征,路见娄量不吃饭就赶路,堡量派骑从追送吃食给他。时塞童自己带兵到了盗盐,军容雄壮整齐。诸将不想南渡,库狄干决计渡河南下,高祖带大兵赶到,于是大破叛军。回师后,任定州刺史。他不熟悉衙门事务,嫌万事烦神,他清静简约,不愿被官署官吏所打扰。升为太师。天保初年,因他是丢平年间的功臣,辅佐高祖,封为章武郡王,转任太宰。

厘墨匕王娶产担妹乐陵长公主,以贵戚身份受厚待。自从参预勤王以来,常统率大众,威望特别高,为诸将所佩服。然此人最为严猛,曾亲到京师,毯盗王五耋左在厅堂上言耍过度,诸公卿大臣没一个能当面指斥他的,库狄干严肃地指责他,孝友很惭愧,时人都称赞库狄干。死后,赠给他假黄铁,太宰,给租椋丧车,谧为景烈。库狄干不识字,署名“干”字时,从下往上倒着画笔画,人们戏称为穿锥。还有一位武将名为王周,署名时先写裹面的“吉”字,再昼外边。二人到子孙辈才都识了字。库狄干在皇建初年陪祭于高祖之庙。子库狄敬伏,官至仪同三司,死后,子库狄士文继承爵位。

库狄士文个性孤僻,即使对邻里亲朋也不苟言笑,无人与他亲近。在北齐,袭封章武郡王,拜位领军将军。北周武帝平定邺都,山东名门望族纷纷开门迎候,惟闭门不出。周武帝奇怪这个人,授予他开府仪同三司、随州刺史。隋文帝接受禅让建国,加任上开府,封为湖陂县子。不久拜任贝州刺史。此人性情清苦,不接受公家补贴,家无多余财产。其子曾吃了官厨一块饼,他将儿子关在狱中好几天,打了二百大板,又徒步送回京城。他家僮仆奴才不敢出门,所买盐菜,一定到境外去购。凡有出入,他都封门加条,亲朋故友绝迹,互不通庆吊,没有红白往来。法令特别严肃,吏民帖服,道不拾遣。凡有小过失,库狄士文必定要严办。一次入朝,遇皇上赐公卿入国库,听任取多取少。人人都取得背不动,惟有士文衹是口中衔一匹绢,双手各拿一匹绢。皇上问他,他说: “我口手都有了,别的再没什么需要了。”皇上很惊奇,另外派人送给他一些物品。库狄士文回到州襄,揭发奸吏,尺布斗粟之脏也一一清算,绝不宽容,查得千人,上奏后一律流放岭南去戍边。亲戚相送,哭声传遍州境。到了岭南,遇瘴气患流行病死的十之八九,于是父母妻子儿女衹哭士文。士文知道了,派人四处逮捕,面前尽是挨打受鞭的人,而哀号的人更多更厉害了。本州的司马京兆人韦焜、清河令河东人趟达二人也都极苛毒,祇有长史宽松些。社会上流传说:“刺史是个间罗王,司马毒辣如蝮蛇,长史判案带着笑,清河生吞活剥人。”皇上知道了,叹息说:“士文强暴过于猛兽。”就把他免了官。不久让他去当雍州长史,他对人说:“我向来用法严厉,不会看贵人眼色行事,恐怕就要死在这任官上了。”及上任,执法极严正,不避贵戚权要,宾客没有敢到他门上来的。人们都埋怨他。库狄士文的堂妹在齐时为宫嫔,长得漂亮,齐灭亡之后,被赐给薛公长孙览。星茎冀的妻子塑旦好嫉妒,在文献皇后面前说她的坏话,皇后就叫长孙览把她给休了。犀狄士文引以为耻,不与相见。后来应州刺史唐君明死了母亲,居丧守孝期间娶她为妻,御史将唐君明和屋迭土塞都弹劾了。±塞个性刚直,在狱敷,愤恨而死。死后,家无余财。有三个儿子,竟然朝不保夕,缺衣乏食,也没有亲朋给点接济。

韩轨字百年,是太安地区狄那人氏。此人年少有操行有大志,性格深沉稳重,喜怒不形于色。直担守置业时,引荐他为镇城都督。到值都起兵时,韩轨支持成就大事。随高祖在广阿击败氽朱兆,又攻破壁堕敌阵,封为平昌县侯。仍督中军,破尔朱兆于赤微岭。改任泰州刺史,很得安边之效。高祖巡视泰州时,准备调韩轨回朝,便赐给州城人户各家绢布两匹。州人田昭等七千户都辞谢不受领,衹求留下韩轨。高祖称赞表扬堕克,就把他留了下来。多次立下军功,进封为安德郡公。迁任遮刺史,在州聚敛,被御史纠弹,削掉了他的官爵。不久,恢复安德郡公爵位。历任中书令、司徒。北齐接受惮让建国,封为安德郡王。整塾之妹被直趄所娶,生上甚王直逸,又因逭层勋戚关系而曾任朝廷颢职。他能谦恭自处,不以富贵骄人。后来拜任大司马,随塞宣出征垩铝,在军中暴病而死。朝廷赠予假黄铁,太宰、太师,谧号码肃武。皇建之初,使其陪祭于文襄帝童庙。其子置塱袭爵。丢铲年间,改封为塞苤王。整置塱为人有侠气,在所有勋贵子孙中是最留心学问的一位。他好酒放纵,招待宾客,一席花费动辄万钱还嫌太寒酸。朝廷安排他在显贵的位子上,他必定称病推辞,告诉别人说:“荒废别人饮美酒、面对名胜,人怎么可以做刀笔吏批阅故纸呢?”武平末年,拜任尚书左仆射,百余日便推说有病自己解职回家了。

潘乐,字相贵,是广宁郡石门人。原是广宗的大族,北魏时分镇北疆,因而安家在那儿。其父潘永,有技艺,袭爵为广宗男。潘乐初生时,有一雀飞止其母左肩,占卜的人都说是富贵的征兆,因此起名相贵,后来才改作表字的。及至长大成人,宽厚有胆略。初投葛荣,授予京兆王,时方十九岁。葛荣失败,追随氽朱荣,任别将讨伐元颢,因战功封为敷城县男。

后北齐高祖出守晋州,引荐潘乐为镇城都将。随大军破尔朱兆于广阿,进爵为广宗县伯。积军功拜任束雍州刺史。高祖曾打算撤销此州,潘乐认为此地山河形胜,境连西魏舆梁,为军事要地,不可轻废。于是如故。后来破周军于河阴,商议追击,高祖下令愿追者在西,不主张追击者在束边,祇有潘乐和刘丰在西边。高祖赞许他们,但因大多数人不同意追击,所以收兵。潘乐改封为金门郡公。文宣帝继位主政,他镇守河阳,打败西魏将杨树等人。逭时皇上以怀州刺史平鉴等人所筑之城深入敌境,打算放弃掉。潘乐认为轵关十分重要,必须严防死守,就加意重新修固,增兵添将,自己还镇河阳。拜任司空。北齐接受禅让建国时,潘乐进献玺绶,进封为河东郡王,迁升为司徒。周文发兵东侵至崤、陕,派遣他的行台侯莫陈崇由齐子岭直逼帜关,又派仪同杨树从鼓钟道出击建州,攻下了孤公戍。朝廷诏命潘乐统领大军抵御。潘乐昼夜兼程,行至长子,分派仪同韩永兴从建州西进攻侯莫陈崇,侯莫陈崇引军而逃。潘乐又拜任南道大都督,讨伐侯景。他发兵于石鳌,南下百余里,直达梁的泾州。泾州州治原在石梁,侯景改为怀州,潘乐攻下其地,仍恢复州治在泾州。又攻下安州。拜任瀛州刺史,继续带兵经略淮、漠一带。天保六年,在悬瓠去世。朝廷赠予假黄敛,太师、大司马、尚书。其子潘子晃嗣爵。当时诸将子弟,大多骄纵不法,而潘子晃则沉静谨慎,清静自守。娶公主为妻,拜任驸马都尉。武平末年,任幽州道行台右仆射、幽州刺史。北周大军将攻入邺都了,荡王昱率领数万突骑兵驰援,进抵坛堕,知墓困已失守,便到冀业请降。韭周授予他上开府。鹰大业初年去世。

【原文】

◎窦泰 尉景 娄昭(兄子睿) 厙狄干(子士文) 韩轨 潘乐

窦泰,字世宁,大安捍殊人也。本出清河观津,曾祖罗,魏统万镇将,因居北边。父乐,魏末破六韩拔陵为乱,与镇将杨钧固守,遇害。泰贵,追赠司徒。初,泰母梦风雷暴起,若有雨状,出庭观之,见电光夺目,驶雨沾洒,寤而惊汗,遂有娠。期而不产,大惧。有巫曰:"渡河湔裙,产子必易。"便向水所。忽见一人,曰:"当生贵子,可徙而南。"泰母从之。俄而生泰。及长,善骑射,有勇略。泰父兄战殁于镇,泰身负骸骨归尔朱荣。以从讨邢杲功,赐爵广阿子。神武之为晋州,请泰为镇城都督,参谋军事。累迁侍中、京畿大都督,寻领御史中尉。泰以勋戚居台,虽无多纠举,而百僚畏惧。

天平三年,神武西讨,令泰自潼关入。四年,泰至小关,为周文帝所袭,众尽没,泰自杀。初,泰将发邺,邺有惠化尼谣云:"窦行台,去不回。"未行之前,夜三更,忽有朱衣冠帻数千人入台,云"收窦中尉",宿直兵吏皆惊,其人入数屋,俄顷而去。旦视关键不异,方知非人。皆知其必败。赠大司马、太尉、录尚书事,谥曰武贞。泰妻,武明娄后妹也。泰虽以亲见待,而功名自建。齐受禅,祭告其墓。皇建初,配享神武庙庭。子孝敬嗣。位仪同三司。

尉景,字士真,善无人也。秦、汉置尉候官,其先有居此职者,因以氏焉。景性温厚,颇有侠气。魏孝昌中,北镇反,景与神武入杜洛周军中,仍共归尔朱荣。以军功封博野县伯。后从神武起兵信都。韩陵之战,唯景所统失利。神武入洛,留景镇邺。寻进封为公。景妻常山君,神武之姊也。以勋戚,每有军事,与厙狄干常被委重,而不能忘怀财利,神武每嫌责之。转冀州刺史,又大纳贿,发夫猎,死者三百人。厙狄干与景在神武坐,请作御史中尉。神武曰:"何意下求卑官?"干曰:"欲捉尉景。"神武大笑,令优者石董桶戏之。董桶剥景衣,曰:"公剥百姓,董桶何为不剥公!"神武诫景曰:"可以无贪也。"景曰:"与尔计生活孰多,我止人上取,尔割天子调。"神武笑不答。改长乐郡公。历位太保、太傅,坐匿亡人见禁止。使崔暹谓文襄曰:"语阿惠儿,富贵欲杀我耶!"神武闻之泣,诣阙曰:"臣非尉景,无以至今日。"三请,帝乃许之。于是黜为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神武造之,景恚卧不动,叫曰:"杀我时趣耶!"常山君谓神武曰:"老人去死近,何忍煎迫至此。"又曰:"我为尔汲水胝生。"因出其掌。神武抚景,为之屈膝。先是,景有果下马,文襄求之,景不与,曰:"土相扶为墙,人相扶为王,一马亦不得畜而索也。"神武对景及常山君责文襄而杖之。常山君泣救之。景曰:"小儿惯去,放使作心腹,何须干啼湿哭不听打耶!"寻授青州刺史,操行颇改,百姓安之。征授大司马。遇疾,薨于州。赠太师、尚书令。齐受禅,以景元勋,诏祭告其墓。皇建初,配享神武庙庭,追封长乐王。

子粲,少历显职,性粗武。天保初,封厙狄干等为王,粲以父不预王爵,大恚恨,十余日闭门不朝。帝怪,遣使就宅问之。隔门谓使者曰:"天子不封粲父为王,粲不如死。"使云:"须开门受敕。"粲遂弯弓隔门射使者。使者以状闻之,文宣使段韶谕旨。粲见韶,唯抚膺大哭,不答一言。文宣亲诣其宅慰之,方复朝请。寻追封景长乐王。粲袭爵。位司徒、太傅,薨。子世辩嗣。周师将入邺,令辩出千余骑觇候,出滏口,登高阜西望,遥见群乌飞起,谓是西军旗帜,即驰还,比至紫陌桥,不敢回顾。隋开皇中,卒于浙州刺史。

娄昭,字菩萨,代郡平城人也,武明皇后之母弟也。祖父提,雄杰有识度,家僮千数,牛马以谷量。性好周给,士多归附之。魏太武时,以功封真定侯。父内干,有武力,未仕而卒。昭贵,魏朝赠司徒。齐受禅,追封太原王。昭方雅正直,有大度深谋,腰带八尺,弓马冠世。神武少亲重之。昭亦早识人,恒曲尽礼敬。数随神武猎,每致请不宜乘危历阶。神武将出信都,昭赞成大策,即以为中军大都督。从破尔朱兆于广阿,封安喜县伯,改济北公,又徙濮阳郡公,授领军将军。魏孝武将贰于神武,昭以疾辞还晋阳。从神武入洛,兖州刺史樊子鹄反,以昭为东道大都督讨之。子鹄既死,诸将劝昭尽捕诛其党。昭曰:"此州无状,横被残贼,其君是怨,其人何罪。"遂皆舍焉。后转大司马,仍领军。迁司徒,出为定州刺史。昭好酒,晚得偏风,虽愈,犹不能处剧务,在州事委僚属,昭举其大纲而已。薨于州。赠假黄钺、太师、太尉,谥曰武。齐受禅,诏祭告其墓,封太原王。皇建初,配享神武庙庭。长子仲达嗣,改封濮阳王。

次子定远,少历显职,外戚中偏为武成爱狎。别封临淮郡王。武成大渐,与赵郡王等同受顾命,位司空。赵郡王之奏黜和士开,定远与其谋,遂纳士开贿赂,成赵郡之祸,其贪鄙如此。寻除瀛州刺史。初,定远弟季略,穆提婆求其伎妾,定远不许。因高思好作乱,提婆令临淮国郎中令告定远阴与思好通。后主令开府段畅率三千骑掩之,令侍御史赵秀通至州,以赃货事劾定远。定远疑有变,遂缢而死。

昭兄子睿。睿字佛仁,父拔,魏南部尚书。睿幼孤,被叔父昭所养。为神武帐内都督,封掖县子,累迁光州刺史。在任贪纵,深为文襄所责。后改封九门县公。齐受禅,得除领军将军,别封安定侯。睿无他器干,以外戚贵幸,纵情财色。为瀛州刺史,聚敛无厌。皇建初,封东安王。大宁元年,进位司空。平高归彦于冀州,还拜司徒。河清三年,滥杀人,为尚书左丞宋仲羡弹奏,经赦乃免。寻为太尉,以军功进大司马。武成至河阳,仍遣总偏师赴悬瓠。睿在豫境留停百余日,专行非法,诏免官,以王还第。寻除太尉,薨。赠大司马。子子彦嗣,位开府仪同三司。

厙狄干,善无人也。曾祖越豆眷,魏道武时以功割善无之西腊汙山地方百里以处之,后率部北迁,因家朔方。干梗直少言,有武艺。魏正光初,除扫逆党,授将军,宿卫于内。以家在寒乡,不宜毒暑,冬得入京师,夏归乡里。孝昌元年,北边扰乱,奔云中,为刺史费穆送于尔朱荣。以军主随荣入洛。后从神武起兵,破四胡于韩陵,封广平县公,寻进郡公。河阴之役,诸将大捷,唯干兵退。神武以其旧功,竟不责黜。寻转太保、太傅。及高仲密以武牢叛,神武讨之,以干为大都督前驱。干上道不过家,见侯景不遑食,景使骑追馈之。时文帝自将兵至洛阳,军容甚盛。诸将未欲南度,干决计济河。神武大兵继至,遂大破之。还为定州刺史。不闲吏事,事多扰烦,然清约自居,不为吏人所患。迁太师。天保初,以干元勋佐命,封章武郡王,转太宰。干尚神武妹乐陵长公主,以亲地见待。自预勤王,常总大众,威望之重,为诸将所伏,而最为严猛。会诣京师,魏谯王元孝友于公门言戏过度,诸公无能面折者,干正色责之,孝友大惭,时人称之。薨,赠假黄钺,太宰,给辒辌车,谥曰景烈。干不知书,署名为干字,逆上画之,时人谓之穿锥。又有武将王周者,署名先为"吉"而后成其外,二人至子孙始并知书。干,皇建初配享神武庙庭。子敬伏,位仪同三司,卒。子士文嗣。

士文性孤真,虽邻里至亲,莫与通狎。在齐,袭封章武郡王,位领军将军。周武帝平齐,山东衣冠多来迎,唯士文闭门自守。帝奇之,授开府仪同三司,随州刺史。隋文受禅,加上开府,封湖陂县子。寻拜贝州刺史。性清苦,不受公料,家无余财。其子尝啖官厨饼,士文枷之于狱累日,杖之二百,步送还京,僮隶无敢出门。所买盐菜,必于外境。凡有出入,皆封署其门,亲故绝迹,庆吊不通。法令严肃,吏人贴服,道不拾遗。凡有细过,必深文陷害之。尝入朝,遇上赐公卿入左藏,任取多少。人皆极重,士文独口衔绢一匹,两手各持一匹。上问其故,士文曰:"臣口手俱足,余无所须。"上异之,别赍遗之。士文至州,发摘奸吏,尺布斗粟之赃,无所宽贷,得千人奏之,悉配防岭南。亲戚相送,哭声遍于州境。至岭南,遇瘴厉死者十八九,于是父母妻子唯哭士文。士文闻之,令人捕搦,捶楚盈前,而哭者弥甚。司马京兆韦焜、清河令河东赵达十人并苛刻,唯长史有惠政,时人语曰:"刺史罗刹政,司马蝮蛇瞋,长史含笑判,清河生吃人。"上闻,叹曰:"士文暴过猛兽。"竟坐免。未几为雍州长史,谓人曰:"我向法深,不能窥候要贵,无乃必死此官。"及下车,执法严正,不避贵戚,宾客莫敢至门。人多怨望。士文从妹为齐氏嫔,有色,齐灭后,赐薛公长孙览。览妻郑氏妒,谮之文献后,后令览离绝。士文耻之,不与相见。后应州刺史唐君明居母忧,娉以为妻,由是君明、士文并为御史所劾。士文性刚,在狱数日,愤恚而死,家无余财,有三子,朝夕不继,亲宾无赡之者。

韩轨,字百年,太安狄那人也。少有志操,性深沉,喜怒不形于色。神武镇晋州,引为镇城都督。及起兵于信都,轨赞成大策。从破尔朱兆于广阿,又从韩陵阵,封平昌县侯。仍督中军,从破尔朱兆于赤谼岭。再迁泰州刺史。甚得边和。神武巡泰州,欲以轨还,仍赐城人户别绢布两匹。州人田昭等七千户皆辞不受,唯乞留轨。神武嘉叹,乃留焉。频以军功,进封安德郡公。迁瀛州刺史,在州聚敛,为御史纠劾,削除官爵。未几,复其安德郡公。历位中书令、司徒。齐受禅,封安德郡王。轨妹为神武所纳,生上党王涣,复以勋庸,历登台铉。常以谦恭自处,不以富贵骄人。后拜大司马,从文宣征蠕蠕,在军暴疾薨。赠假黄钺,太宰、太师,谥曰肃武。皇建初,配飨文襄庙庭。

子晋明嗣。天统中,改封东莱王。晋明有侠气,诸勋贵子孙中最留心学问。好酒诞纵,招引宾客,一席之费,动至万钱,犹恨俭率。朝庭处之贵要之地,必以疾辞。告人云:"废人饮美酒、封名胜,安能作刀笔吏返披故纸乎?"武平末,除尚书左仆射,百余日便谢病解官。

潘乐,字相贵,广宁石门人也。本广宗大族,魏世分镇北边,因家焉。父永,有技艺,袭爵广宗男。乐初生,有一雀止其母左肩,占者咸言富贵之征,因名相贵,后始为字。及长,宽厚有胆略。初归葛荣,授京兆王,时年十九。荣败,随尔朱荣,为别将讨元颢,以功封敷城县男。齐神武出牧晋州,引乐为镇城都将。从破尔朱兆于广阿,进爵广宗县伯。累以军功拜东雍州刺史。神武尝议欲废州,乐以东雍地带山河,境连胡、蜀,形胜之会,不可弃也,遂如故。后破周师于河阴,议欲追之,令追者在西,不愿者东,唯乐与刘丰居西。神武善之,以众议不同而止。改封金门郡公。文宣嗣事,镇河阳,破西将杨檦等。时帝以怀州刺史平鉴等所筑城深入敌境,欲弃之,乐以轵关要害,必须防固,乃更修理,增置兵将,而还镇河阳,拜司空。齐受禅,乐进玺绶。进封河东郡王,迁司徒。周文东至崤、陕,遣其行台侯莫陈崇自齐子岭趣轵关,仪同杨檦从鼓钟道出建州,陷孤公戍。诏乐总大众御之。乐昼夜兼行,至长子,遣仪同韩永兴从建州西趣崇,崇遂遁。又为南道大都督,讨侯景。乐发石鳖,南度百余里,至梁泾州。泾州旧在石梁,侯景改为怀州,乐获其地,仍立泾州,又克安州。除瀛州刺史,仍略淮、汉。天保六年,薨于悬瓠。赠假黄钺,太师、大司马、尚书令。

子子晃嗣。诸将子弟,率多骄纵,子晃沉密谨悫,以清净自居。尚公主,拜驸马都尉。武平末,为幽州道行台右仆射、幽州刺史。周师将入邺,子晃率突骑数万赴援。至博陵,知邺城不守,诣冀州降。周授上开府。隋大业初卒。

文章目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