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戴礼记白话文翻译及原文 诰志第七十一-(汉)戴德

2019-04-09
目录:> >

【译文】

鲁哀公说:“常注意到告示臣民的政令和记录礼仪的册子,不使宅荒废,以适应百姓的要求,齐戒时一定心存敬慎,祭祀时一定有节度,祭祀所用的纯色畜牲一定很完备,所使用的黍稷祭器一定很干净。以精诚来祭享天神地禋,祭祀四方百物和宗庙月令五祀都按一定的礼仪。这样可以减少神鬼的不满,而远离水早病疫的灾祸吗?”孔子说:“我不知道这样做还可减少神鬼的不满!”

鲁哀公说:“那该怎么奉事鬼神呢?”孔子说:“祭祀的时候要有隆重的礼仪。因为百姓看到这样隆重的礼仪,就会互相亲近,相亲就能安乐,安乐就没有忧患,这样一来便减少了鬼神的不满,而乱事也不会起来。用礼仪为四时祭祀,如四孟月、四季月,并用五畜牲、五谷物,按照礼文进行,不可失去时节。但我可不知这样还可以远离水早疠疫的天灾。”

音哀公说:“那么该怎么作才能远离水早疠疫的天灾呢?”孔子说:“智慧与仁道相合,便成就了天地的功用;成就了天地的功用,万物就可以依时节生长;万物按时节长生,百姓的财富就能积累起来;百姓置产,是要靠着顺应时节作业的;大家能应时节作业,就能做事有节度;做事有节度,就可以让民众劳动;让他们劳动,得有个限度;有限度,百姓就得到鼓励;得到鼓励,就可以有功效。有功效,就没有怨言。没有怨言,国家就可以长久继承。能作到这样,只有圣人了吧!

所以劳役的事情要分派给大家一起做的,不是借此来压迫大家的;大家来分担事情,不是来败坏事情的;劳役的事情是用来安抚百姓的,不是用来惩罚百姓的。所以土地广大,百姓众多,并不是一个灾害,而是国君的福禄啊。

我听周朝的太史说:‘建立正朔而不遵循天道,也不顺从人心,那么凡事都容易败坏而难以成功。’虞史伯夷说:“阳明在先;阴幽在后。明幽是和雌雄一样,雌雄的更迭兴作,循序而行,是正朔的统纪。太阳从西边落下去,从东边升上来;月亮从东边落下去,从西边升上来。’

虞夏的历法,是以孟春作为正月。这时冻冰融化,冬眠收藏的万物蠢动起来,百草也开始生长。祥瑞的野鸡也先啼叫了。万物和岁星准时都从东方升起,遵循着四时的顺序,终于冬分。
这个时候鸡叫了三次,天就亮了。从东方开始,顺循着十二个月份,到建丑的月份结束了。以日月的运行,来推断出一年的历法,再把剩下来的日数,合计成间月,而顺天道的循环,这叫做用岁星量度而配合月球的运行。

天道揭示万象,作用明显,叫做“作明”,叫做“生”,只有天道才可乘载万象。地道长养万物生息,叫做“作昌”,叫做“生”,只有地道才可从事生养。人性要和乐,叫做“作乐”,叫做“生”,只有百姓追求安逸。百姓的生活状态,不违背地事,百姓的脸色表情,不违背天德。这就叫外即合乎地事的长养生息,内又能符合揭示万象的天德,而不失秩序,万物的生养而蕃衍昌盛的道理就是这样。

上天生长万物,土地养活万物,万物都能生养,而用时常常有节制,这叫做“圣人”;主祭天帝的人,叫做“天子”。天子死了叫“崩”,那时要对山川行“望”的祭祀。祭淮、江、河、济等四川的望祭,叫“步”——禋祭;祭会稽、沂山、酱无闾、霍山等四山的,叫“代”——祷祭。最后殡葬了,叫他做“帝”。

天道施与,创造仁道;地道长养万物,创造财富;人性爱和平,创造安宁。能够乐于平治而不倦息,那么财货就能富有,天时就可以调节。所以圣人承继,就天下太平了。

周文王以般纣时天下大乱,而自己韬光养晦的等待成熟的时机而安定天下;商汤以征伐葛伯、韦国、顾国及昆吾等乱国,最后推翻夏桀而平定天下。夏禹以发动百姓,疏导运河,平治洪水,使大家悦服,而得到天下。帝尧以音乐和颁布日月星辰的四时历象,而平治天下,最后推举舜;舜以德行领导群臣治理百姓事而平治天下。

在朝做事,统率百姓,要象爱护自己子女一样爱护他们;在家操持家务,要像在政府里做事一样的认真;使百姓的生活安定,不要随意改变他们;劝勉他们做好事,不要任意去打击他们的信心;能这样,百姓都会抛弃坏的行为,而一心向善。在上位的官吏能引导百姓行善,而且能公正的处罚不良的人,百姓都能爱人,而且生活获得安乐。这些都是古代的贤明仁哲的国君,所以才平治天下的啊。

爱人的人是圣人,其次是有爵位的人,又次是有功绩的人,再其次是才学好的人,再其次是有技艺的人。古代平治天下的人,一定是圣人。

圣人治理国家的时候:日月不亏蚀,星辰不陨落,大海不改变,河水不泛滥,川泽不枯尽,高山不崩溃,陵阜不塌陷,川谷不壅塞,深渊不干涸。

这时天龙络释不绝的来到,凤凰也不愿飞走,熊和其它的猛兽和鹰年等的凶禽都忘记了授取和残杀,毒蜂毒蠆不会用尾针去刺婴儿,蚊子和牛蛇也不钉幼小的马。洛水出现了经书,河水出现了图书。

从上古以来,治国的君主没有不崇尚仁道的,国家的昌盛美好,实在全系在仁道上。所以不用奖赏惩罚,百姓都尽力生产。战车不必装备戈戟,近远的国家都来归服,信使相继不绝的往来,连偏远地方的人也都来了。没有怨恶的心意,都是遵循美好的德行去做。

没有虚伪的礼仪和名望,贤人都在忧思国事,想害人的人就因此就减少了;推荐贤良的人,百姓都跟着学会贤良;推荐行为美好的人,百姓的行为也都跟着美好起来。爱护百姓,使他们心存仁道;每天以仁道教百姓,他们便都知敬顺了。

【原文】

公曰:"诰志无荒,以会民义,斋戒必敬,会时必节,牺牲必全,齐盛必洁,上下禋祀,外内无失节,其可以省怨远灾乎?"子曰:"丘未知其可以省怨也!"

公曰:"然则何以事神?"子曰:"以礼会时。夫民见其礼则上下援,援则乐,乐斯毋忧,以此省怨而乱不作也。夫礼会其四时,四孟四季,五牲五穀,顺至必时其节也,丘未知其可以为远灾也。"

公曰:"然则为此何以?"子曰:"知仁合则天地成,天地成则庶物时,庶物时则民财敬,民财敬以时作;时作则节事,节事以动众,动众则有极;有极以使民则劝,劝则有功,有功则无怨,无怨则嗣世久,唯圣人!

是故政以胜众,非以陵众;众以胜事,非以伤事;事以靖民,非以徵民;故地广而民众,长之禄也。

丘闻周太史曰:"政不率天,下不由人,则凡事易坏而难成。"虞史伯夷曰:"明,孟也。幽,幼也。明幽,雌雄也。雌雄迭兴而顺至,正之统也。日归于西,起明于东;月归于东,起明于西。"

虞夏之历,正建於孟春。於时冰泮发蛰,百草权舆,瑞雉无释。物乃岁俱生於东,以顺四时,卒於冬分。

於时鸡三号,卒明。载于青色,抚十二月节,卒于丑。日月成岁历,再闰以顺天道,此谓岁虞汁月。

天曰作明。曰与,惟天是戴。地曰作昌,曰与,惟地是事。人曰作乐,曰与,惟民是嬉。民之动能,不远厥事;民之悲色,不远厥德。此谓表里时合,物之所生,而蕃昌之道如此。

天生物,地养物,物备兴而时用常节曰圣人,主祭于天曰天子。天子崩,步于四川,代于四山,卒葬曰帝。

天作仁,地作富,人作治。乐治不倦,财富时节,是故圣人嗣则治。

文王治以俟时,汤治以伐乱;禹治以移众,众服,以立天下;尧贵以乐治时,举舜;舜治以德使力。

在国统民如恕,在家抚官而国,安之勿变,劝之勿沮,民咸废恶如进良,上诱善而行罚,百姓尽於仁而遂安之,此古之明制之治天下也。

仁者为圣,贵次,力次,美次,射御次,古之治天下者必圣人。

圣人有国,则日月不食,星辰不陨,勃海不运,河不满溢,川泽不竭,山不崩解,陵不施谷,川浴不处,深渊不涸。

於时龙至不闭,凤降忘翼,蛰兽忘攫,爪鸟忘距,蜂虿不螫婴儿,(民虫)虻不食夭驹,雒出服,河出图。

自上世以来,莫不降仁,国家之昌,国家之臧,信仁。是故不赏不罚,如民咸尽力;车不建戈,远迩咸服,允使来往,地宾毕极;无怨无恶,率惟懿德。

此无空礼,无空名,贤人并忧,残毒以时省;举良良,举善善,恤民使仁,日斅仁宾也。

文章目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