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旅人-赵熙之 经典语录名句

2018-05-22
目录:> > >

1、现代人的失联是从关机开始的。

2、生命平等,但自古谈不上公平。

3、照片可以凝固愉快的瞬间,但无法留住它们。

4、世上逢场作戏、各取所需的过路朋友多的是,真心为你考虑、盼你好的人却寥寥无几。

5、寻个晚上,从十六铺码头坐船,沿浦江往北,一边是浦东陆家嘴,一边是万国建筑群,观景人群遍布外滩,流光溢彩夜幕斑斓,近一个世纪前的人们看到的黄浦江又会是什么模样?七十多年前这里停过战舰,外白渡桥上也曾血迹斑斑,那天上海来了台风,天际线是灰的,江面翻着白浪,或许有那样一个敏感内向的三十年代知识分子,在连天炮声里,低着头匆匆穿过租界,风尘仆仆回到自己的公寓,拧亮了头顶一盏灯。

6、时空错位,深夜相逢

7、前行中夜色变幻,但始终暗淡,电力紧缺,只有月光还算奢侈;然而骑着骑着,突然周遭亮堂起来,甚至城市的气味都在瞬间被置换。

远处的东方明珠在夜空里亮着灯,与一九三七年的满月不同的是,二〇一五年的这一天,月亮才显了细细一弧弯钩,在满城热闹的灯火里,毫不起眼。

世事在弹指一挥间,改头换面。

8、取出别针,盛清让对着昏昧光线用指腹压开它,尖利针头就露出来,但再往里一压,针尖收进去,却是蓄积着力量的平和,很像他看到的宗瑛。

9、夜里还匆匆碌碌的人,有常人看不到的故事。

10、这一夜,两人各自做了梦。梦里,等待的风景,总会到来。等待的人,也总会出现。

11、夏树苍翠,蝉不知倦,公馆里似乎有与世隔绝的平和,只以它愿意的状态存在着。

然而事与愿违,二楼会客厅里这时聚集着焦虑、愤怒及由来已久的成见恩仇,许多矛盾一触即发。

12、烟雾缭绕中,窗格子将落日余晖切割成碎片,像他支离破碎的童年。

13、盛清让很清楚宗瑛与新希的关系。

不论是从那则曝光她与宗庆霖父女关系的新闻里,还是从那则关乎严曼生平的剪报上,其中零零碎碎的信息捞一捞拼一拼,也就基本能勾画出其中的前因后果了。

看到新希这个英文名,盛清让记起剪报中一则严曼访谈,里面表达了她对自主研发的理想与决心,新希似乎凝结了所有的努力与诚心,真是一个恰当的好名字。

14、他属于盛家,又不属于盛家,那是寄人篱下——赋予人察言观色的本能,又淬炼出敏感细腻的内心。

15、他衬衣后背上一点忽明忽灭的光亮,宗瑛仔细一看,原来是夏末最后一点萤火,它安静栖着,努力蓄着亮光。

16、空气新鲜湿润,路上有早起买饭的小囡,也有准备出去晨练的老先生,街道尽头不慌不忙明媚起来,是延续百年的市井。

17、从她出生起,一切记忆都只有上海作为布景。

18、有些人也许不是真的在意真相,他们出声质疑,只是为了求证自己愿意相信的“事实”。

夜旅人》简介:

1937年7月11日,上海699号公寓。晚上十点整,盛清让结束学界的讨论会返家,廊灯忽然灭了。

2015年7月11日,上海699号公寓。晚上十点整,宗瑛从凶案现场回家,廊灯闪了闪。

两个时空,因同一种光影交汇。

盛清让,民国名律师,儒雅温和,老派正直,内心有一种积蓄力量的平和。

宗瑛,现代女法医,冷静果敢,作风凛冽,为人有一种近乎单纯的执著。

初相见,他是她的“不赶时间先生”,手握一把黑色折叠伞送她去医院。

再相逢,他是她另一个时空的租客,拿着民国二十六年的租房证明。

时空交错,深夜相逢。他们的爱情,在彼此的世界里,超越了时间和空间,一旦爆发,便是永恒。

《夜旅人》书评:

《夜旅人》架构独特。1937年与2015年的时空交错于上海的一幢699号老公寓。1937年的住户是一位温和克制又善良的留洋律师——男主盛先生,2015年的住户则毫无意外的是女主,隐疾缠身,身世坎坷,由医转法的淡定法医。这设定也不可谓不讨巧,时间转换让挣扎于头疾与往事的女主喘息休假的空间,也借给盛先生民国所没有的现代技术与药物。还使得抗战硝烟与都市疑云可以切换叙述,双线并行还附带争分夺秒的倒计时,高潮迭起,看得更过瘾也更考验作者的笔力。

时空转换之中附赠的空间同步也使得只有上海才适合这样的设定,它是一座现代的城,崛起于清末,盛放于民国,历经硝烟战火,仍一路走到和平现代,依旧在东亚举足轻重,满城熙攘喧嚣中不经意路过的街角饭店,就是百年家国。而作者也显然是考据过了的,甚至还把“时空切换前后会落在同一空间”玩出了花来,空间接驳基本榫合不说,听完音乐会之后盛先生骑着自行车载着女主从1937年的街道骑到2015年公寓楼下的片段,真是又静谧又美。说来盛先生一日之间三分之一的时光属于2015,要同女主约会,三分之二属于1937,要为家国失业奔波,想来失眠很严重才对。

或许是这样的双线设定,使得全文并不感觉很长,收稍干净利落,作者的文风也一贯是点到即止,从不穿凿过度,搞什么力透纸背的醒世警文。盛先生在2015年一瞥间抗战胜利的阅兵重播,翻阅的新华字典依旧是商务印书馆出版,便是烫得人心热的“山河依旧,国泰民安”。而拍完全家福后盛大嫂对四弟的几句叮嘱,实不亚于另起一部写抗战的短篇小说,“待把敌人赶出了国门,回家来,备好酒”,看得我落泪。但也是因此,现代这一条线相形之下就显得有些仓促。毕竟1937年硝烟在侧,豪门阴谋、商战疾病,就显得轻飘了。

这篇里男主的气质清冽,当得起先生这个称呼。而女主则比较套路,是赵熙之一贯的风格:坚韧,有一擅长专业,多病,家世是故事里要解的谜。说来赵熙之每个女主都看得人好苦啊,不是幼年失怙,就是少年白头,还要吃不饱饭,睡不着觉,姨妈还痛,真是……太惨了啊。希望下次能尝试突破写个新风格的女主角吧。

一别都门三改火,天涯踏尽红尘。依然一笑作春温。无波真古井,有节是秋筠。

惆怅孤帆连夜发,送行淡月微云。尊前不用翠眉颦。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