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家父子 阅读答案及解析

2023-02-03
目录:>

马家父子

毕飞宇

老马的祖籍在四川东部,第一年恢复高考老马就进京读书了。后来老马在北京娶了媳妇,生了儿子。但是老马坚持自己的四川人身份,他在任何时候都要把一口川腔挂在嘴上。

老马的儿子马多不说四川话。马多的说话乃至发音都是老马启蒙的,四川话说得不错。可是马多一进幼儿园就学会用首都人的行腔吐字归音了,透出一股含混和不负责任的腔调。语言即人。马多操了一口京腔就不能算纯正的四川娃子。老马对这一点很失望。

老马这些年一直和儿子过,他的妻子在三年之前就做了别人的新娘了。离婚的时候老马什么都没要,只要了儿子。儿子是老马的命。

儿子马多正值青春,长了一张孩子的脸,但是脚也大了,手也大了,嘎着一副公鸭嗓子,看上去既不像大人又不像孩子,有些古怪。马多智能卓异,是老马面前的混世魔王。可是马多一出家门就八面和气了。马多的考试成绩历来出众,那些分数一出来就成了学校教学改革的成果了。学校高兴了,老马也跟着高兴。

在一个风光宜人的下午,老马被一辆丰田牌面包车接到了校内。依照校方的行政安排,老马将在体育场的司令台上向所有家长做二十分钟的报告。报告的题目很动人,很抒情,《怎样做孩子的父亲》。

老马是在行政楼二楼的厕所里被马多堵住的。老马满面春风,每一颗牙齿都是当上了父亲的样子。老马摸过儿子的头,开心地说:“嗨!”马多的神情却有些紧张,压低了嗓门厉声说:“说普通话!”老马眨了两回眼睛明白了,笑着说:“晓得。”马多皱了眉头说:“普通话,知不知道?”老马又笑,说:“兹(知)道。”马多回头看了一眼,打起了手势:“是zhīdào,不是zīdào。”老马抿了嘴笑,没有开口,再次摸过儿子的头,很棒地竖起了一只大拇指。马多也笑,同样竖起一只大拇指。父子两个在厕所里头幸福得不得了。

老马在回家的路上买了基围虾、红肠、西红柿、卷心菜、荷兰豆。老马买了两瓶蓝带啤酒、两听健力宝。老马把暖色调与冷色调的菜肴和饮料放了一桌子,看上去像某一个重大节日的前夜。老马望着桌子,很自豪地回顾下午的报告。他讲得很好,还史无前例地说了一个下午的普通话。他用了很多卷舌音,很多“儿化”,很不错。只是马多的回家比平时晚了近一个小时,老马打开电视,赵忠祥正在解说非洲草原上的猫科动物。马多进门的时候没有敲门,他用自己的双象牌铜钥匙打开了自己的家门。马多一进门凭空就带进了一股杀气。

老马搓搓手,说:“吃饭了,有基围虾。”老马看了一眼,说:“还有健力宝。”

马多说:“得了吧。”

老马端起了酒杯,用力眨了一回眼睛,又放下,说:“我记得我说普通话了嘛。”

“得了吧您。”

老马笑笑,说:“我总不能是赵忠祥吧。”

马多瞟了一眼电视说:“你也不能做非洲草原的猫科动物吧。”

老马把酒灌下去,往四周的墙上看,大声说:“我是四川人,毛主席是湖南人,主席能说湖南话,我怎么就不能冒出几句四川话!”

马多说:“主席是谁?右手往前一伸中国人民就站起来了,你要到天安门城楼上去,一开口中国人民准趴下。”

老马的脸涨成紫红色,说话的腔调里头全是恼羞成怒。老马呵斥说:“你到坦桑尼亚去还是四川人,四川种!”

“凭什么?”马多的语气充满了北京腔的四两拨千斤,“我凭什么呀我?”

“我打你个龟儿!”

“您用普通话骂您的儿子成不成?拜托了您呐。”

老马在这个糟糕的晚上喝了两听健力宝,两瓶蓝带啤酒,两小瓶二两装红星牌二锅头。那么多的液体在老马的肚子里翻滚,把伤心的沉渣全勾起来了。老马难受不过,把珍藏多年的五粮液从床头柜里翻上桌面,启了封往嘴里灌。家乡的酒说到底全是家乡的话,安抚人,滋润人,像长辈的询问一样让人熨帖,让人伤怀。几口下去老马就痴掉了。老马把马多周岁时的全家福摊在桌面上,仔细辨认。马多被他的妈妈搂在怀里,妻子则光润无比地依偎在老马的胸前,老马的脸上胜利极了,冲着镜头全是乐不思蜀的死样子。儿子,妻子,老马,全是胸膛与胸膛的关系,全是心窝子与心窝子的关系。可是生活不会让你幸福太久,即使是平庸的幸福也只能是你的一个季节,一个年轮。它让你付出全部,然后,拉扯出一个和你对着干的人,要么脸对脸,要么背对背。手心手背全他妈的不是肉。对四十岁的男人来说,只有家乡的酒才是真的,才是你的故乡,才是你的血脉,才是你的亲爹亲娘,才是你的亲儿子亲丫头。老马猛拍了桌子,吼道:“马多,给老子上酒。”

马多过来,看到了周岁时的光屁股照片,脸说拉就拉下了。父亲最感温存的东西往往正是儿子的疮疤。马多不情愿看自己的光屁股,马多说:“看这个干什么?”老马推过空酒杯,说:“看我的儿。”马多说:“抬头看呗。”老马用手指的关节敲击桌面,冲着相片说:“我不想抬头,我就想低下头来想想我的儿子——这才是我的儿,我见到你心里头就烦。”

“喝多了。”马多冷不丁地说。

“我没有喝多!”

马多不语,好半天轻声说:“喝多了。”

老马的泪水一下子就汪开了。

(选自《毕飞宇短篇小说集》,有删改)

7. 下列对小说艺术特色的分析和鉴赏,不正确的一项是( )

A. 小说善于运用对比暗示人物心理,如“蓝带啤酒”第一次出现表示老马演讲后的愉悦,第二次则代表他与儿子争吵后的苦闷。

B. 小说的场景设置颇具匠心,电视里赵忠祥解说猫科动物的场景,看似偶然不经意,实则为父子交锋提供了表达元素,读来饶有趣味。

C. 小说情节安排详略得当,略写老马作报告的场景而详写报告开始前和晚餐时父子间的互动,情节始终展现父子之间的冲突,重点突出。

D. 小说语言不落窠臼,“每一颗牙齿都是当上了父亲的样子”“冲着镜头全是乐不思蜀的死样子”用陌生化的表达给人以幽默风趣之感。

8. 小说结尾“老马的泪水一下子就汪开了”,请结合全文分析老马流泪的原因。

9. 毕飞宇接受采访时曾说:“轻盈而凝重,是我对小说的理解,是我的小说理想。”请结合文本简要分析其所说的“小说理想”。

【答案】7. C 8. ①曾经幸福圆满的家庭生活与如今夫妻离异家庭破裂的现状形成对比,使老马心中苦涩; ②与儿子难以沟通的痛苦压抑; ③异乡漂泊而无人理解的孤独与寂寞;④从马多延缓的回答和放低的声调中,感受到儿子对自己的理解后的感动

9. 轻盈:①整体语言风格活泼:作者多处用揶揄诙谐的语气调侃马家父子,幽默风趣。 ②情节寻常:选材聚焦于普通人的日常生活。

凝重:①部分语言凝重,充满哲理性:作者在幽默调侃中经常插入凝练着思辨与智性议论性话语,如“语言即人”“生活会让你付出全部,然后,拉扯出一个和你对着干的人,要么脸对脸,要么背对背”,这些语句使小说充满理性的深度与厚重。②主题严肃(主题深刻):小说反映了代际沟通面临的实际困境以及对马多这样的年轻人丧失地缘根脉观念的忧思。

【解析】

【7题详解】

本题考查学生分析作品的体裁特征和表现手法的能力。

C.“情节始终展现父子之间的冲突”错误,根据“父子两个在厕所里头幸福得不行”可知,父子在报告开始前达成一致,并未发生冲突。

故选C。

【8题详解】

本题考查学生筛选并概括信息的能力。

根据“马多被他的妈妈搂在怀里,妻子则光润无比地依偎在老马的胸前,老马的脸上胜利极了,冲着镜头全是乐不思蜀的死样子。儿子,妻子,老马,全是心窝子与心窝子的关系。可是生活不会让你幸福太久,即使是平庸的幸福也只能是你的一个季节,一个年轮”“老马用手指的关节敲击桌面,冲着相片说:‘我不想抬头,我就想低下头来想想我的儿子——这才是我的儿,我见到你心里头就烦’”可见,马多周岁时的全家福上定格的幸福,而现实中儿子与自己对着干使老马心头泛起苦涩滋味,所以他的“泪水一下子汪开了”。

根据“马多智能卓异,是老马面前的混世魔王,可是一出家门就八面和气了”“它让你付出全部,然后,拉扯出一个和你对着干的人,要么脸对脸,要么背对背。手心手背全他妈的不是肉”可知,与青春期儿子难以沟通的中年单身父亲无人言说的隐痛。

根据“只有家乡的酒才是真的,才是你的故乡,才是你的血脉,才是你的亲爹亲娘,才是你的亲儿子亲丫头”可知,异乡漂泊而无人理解的孤独与寂寞。

“马多不语,好半天轻声说‘喝多了’”,然后“老马的泪水一下子就汪开了”,从马多延缓的回答和放低的声调中,感受到儿子对自己的理解后的感动。

【9题详解】

本题考查学生赏析文章语言特色和从不同角度和层面发掘作品的意蕴的能力。

轻盈:语言风格轻盈活泼,幽默风趣。如父子俩在学校厕所里关于说普通话的对话,轻松诙谐,还如“我总不能是赵忠祥吧”“你也不能做非洲草原的猫科动物吧”等等。

小说以日常琐事为切入口,展现了一对父子之间的矛盾冲突,情节聚焦于普通人的日常生活。

凝重:“语言即人”“可是生活不会让你幸福太久,即使是平庸的幸福也只能是你的一个季节,一个年轮。它让你付出全部,然后,拉扯出一个和你对着干的人,要么脸对脸,要么背对背。手心手背全他妈的不是肉”,这些穿插在故事中的充满哲理的语言使小说充满理性的深度与厚重。

老马祖籍四川,尽管他已经在北京娶妻生子,但他时时刻刻记得自己是一个四川人,任何时候总是把一口川腔挂在嘴边,固执地认为只有四川话才是最标准的语言形式。然而老马的儿子马多却不喜欢说四川话,他觉得北京话洋气、时尚、好听。一边是对乡土、乡情的执着,一边是新的世界、新的生活的向往与追求,尖锐复杂的矛盾冲突中,充分展示的是时代的潮流与漂泊的忧思。主题沉重压抑。

文章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