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羊泉 原文及赏析

2021-08-17
目录: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部队在沙井子垦荒,左排长带着几名战士去找水,他们徒步穿过一片一片戈壁,翻过一道一道沙梁。行军壶里的水早已喝干了。他闻着沙漠的干燥的死亡气味,感觉体内的水分仿佛都将被收走。

夕阳西斜。左排长绝望地下令鸣枪求救。可是,枪声还没来得及传开便被广阔的沙漠吸收掉了。

突然,左排长发现了一个闪动——那是永恒的宁静里的一动——一只黄羊,是沙子的金黄色,好似一小堆沙粒凝聚起来,被风鼓动着奔跑。

左排长说:那一刻,我知道有救了,死亡的沙漠出现一只黄羊意味着什么?它是生命,生命离不开水。

黄羊跑得那么轻捷、灵活,带起了一溜儿沙尘。它跑跑停停,总是和我们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就像山里来的一个精灵。

他们喘着粗气,喉咙里仿佛涌上一股火流。黄羊在沙梁上边用蹄子刨着沙子,望着绝望的他们。

太阳在沙梁上镀了金辉。黄羊的踪影和太阳的余晖一起消失了。

终于,翻过沙梁顶,他们看到了一片绿洲。原来这道沙梁隔着两个世界。左排长听到了水在吟唱,那是沙漠里最悦耳的歌声。

他们扑向溪流,一阵狂灌,身体像胡杨树一样顿时焕发出生机。左排长胡乱抹了抹嘴,真有这么甜的水呀,那是他一辈子喝过的最清甜的水了。沿着溪流他们找到了溪流的源头。那是一泓清泉,咕嘟咕嘟地冒着水。泉水边沿长满了茂盛的灌木丛,缀满了细细碎碎的金黄色的花儿。金色的黄羊就在泉边饮水,它披着阳光,浑身是金色,它的眼里闪着温柔,还有俏皮。一看就知道,它从来未受过人类的侵扰。

好久没有沾过荤腥的左排长端起了枪。黄羊的眼里没有恐惧,它大概不知道黝黑的枪口意味着什么。它根本没有这种戒备,它没有过这类记忆的阴影。

枪响了。左排长看见金色的黄羊头颅绽开了一朵鲜红的花,那花瓣溅开来,落入泉水,泉水一片胭红。顿时,他惊呆了……

第二天,他们携带着壶里的泉水,赶回去,向首长报告他的发现。首长欣喜地喝了一口,可又忙吐出来。首长说:这是啥甘泉水?又苦又涩又咸,还有一股羊膻味。

他们一起辩解,说:咋会苦呢?真的很甜的呀。他们再尝,果然又苦又涩又咸。咋变味儿了呢?

再上山。那泉水确实又苦又涩又咸。可是左排长说:我相信第一次的感觉,别人都回味不出那种甜来。我的嘴巴不会弄虚作假,我总能在苦味中喝出一丝甜来。

从那以后,左排长坚持喝这泉水,并把那眼泉叫做黄羊泉

赏析

左排长坚持喝这泉水,并把那眼泉叫做黄羊泉的原因:

首长说黄羊泉的水苦又涩又咸,而左排长却认为那是他一辈子喝过的最清甜的水。原因是:左排长为什么要坚持喝这泉水,并把那眼泉叫做黄羊泉

(1)泉水原来就是苦的,而感觉“最清甜”,只不过是人的错觉,因为左排长当时渴到了极点,喝到水,生命就有救了,当然会感到甜的。

(2)泉水原来是甜的,现在变苦了,是因为黄羊死了,泉没有了灵性,水就变苦了(或“因为黄羊的血滴到泉水里,所以变苦了”)。

文章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