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之围 全文及赏析-(法)都德

2020-04-16
目录:> >

我们一边与韦医生沿着爱丽舍田园大道往回走,一边向被炮弹打得千疮百孔的墙壁、被机枪扫射得坑洼不平的人行道探究巴黎被围的历史。当我们快到明星广场的时候,医生停了下来,指着那些环绕着凯旋门的富丽堂皇的高楼大厦中的一幢,对我说:

“您看见那个阳台上关着的四扇窗子吗?八月初,也就是去年那个可怕的充满了灾难的八月,我被找去诊治一个突然中风的病人。他是儒弗上校,一个拿破仑帝国时代的军人,在荣誉和爱国观念上是个老顽固。

战争一开始,他就搬到爱丽舍来,住在一套有阳台的房间里。您猜是为什么?原来是为了参观我们的军队凯旋而归的仪式……这个可怜的老人!维桑堡惨败的消息传到他家时,他正离开饭桌。他在这张宣告失利的战报下方,一读到拿破仑的名字,就像遭到雷击似的倒在地下。”

“我到那里的时候,这位老军人正直挺挺躺在房间的地毯上,满脸通红,表情迟钝,就像刚刚当头挨了一闷棍。他如果站起来,一定很高大,现在躺着,还显得很魁梧。他五官端正、漂亮,牙齿长得很美,有一头蜷曲的白发,八十高龄看上去只有六十岁……

他的孙女跪在他身边,泪流满面。她长得很像他,瞧他们在一起,可以说就像同一个模子铸出来的两枚希腊古币,只不过一枚很古老,带着泥土,边缘已经磨损,另一枚光彩夺目,洁净明亮,完全保持着新铸出来的那种色泽与光洁。”

这女孩的痛苦使我很受感动。

她是两代军人之后,父亲在麦克—马洪元帅的参谋部服役,躺在她面前的这位魁梧的老人的形象,在她脑海里总引起另一个同样可怕的对于他父亲的联想。我尽最大的努力安慰她,但我心里并不存多大希望。

我们碰到的是一种地地道道的严重的半身不遂,尤其是在八十岁得了这种病,是根本无法治好的。事实也正如此,整整三天,病人昏迷不醒,一动也不动……在这几天之内,又传来了雷舍芬战役失败的消息。

您一定还记得消息是怎么传来的。直到那天傍晚,我们都以为是打了一个大胜仗,歼灭了两万普鲁士军队,还俘虏了普鲁士王太子……

我不知道是由于什么奇迹、什么电流,那举国欢腾的声浪竟波及我们这位可怜的又聋又哑的病人,一直钻进了他那瘫痪症的幻觉里。总之,这天晚上,当我走近他的床边时,我看见的不是原来那个病人了。

他两眼有神,舌头也不那么僵直了。他竟有了精神对我微笑,还结结巴巴说了两遍:’打……胜……了!‘

‘是的,上校,打了个大胜仗!’

我把麦克—马洪元帅辉煌胜利的详细情况讲给他听的时候,发觉他的眉目舒展了开来,脸上的表情也明亮起来。

“我一走出房间,那个年轻的女孩正站在门边等着我,她面色苍白,呜咽地哭着。 ’他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我握住她的双手安慰她。

“那个可怜的姑娘几乎没有勇气回答我。原来,雷舍芬战役的真实情况刚刚公布了,麦克—马洪元帅逃跑,全军覆没……我和她惊恐失措地互相看着。她因担心自己的父亲而发愁,我呢,为老祖父的病情而不安。毫无疑问,他再也受不了这个新的打击……那么,怎么办呢?……只能使他高高兴兴,让他保持着这个使他复活的幻想……不过,那就必须向他撒谎……

’好吧,由我来对他撒谎!‘这勇敢的姑娘自告奋勇对我说,她揩干眼泪,装出喜气洋洋的样子,走进祖父的房间。

“她所负担的这个任务可真艰难。头几天还好应付。这个老好人头脑还不十分健全,就像一个小孩似的任人哄骗。但是,随着健康日渐恢复,他的思路也日渐清晰。这就必须向他讲清楚双方军队如何活动,必须为他编造每天的战报。

这个漂亮的小姑娘看起来真叫人可怜,她日夜伏在那张德国地图上,把一些小旗插来插去,努力编造出一场场辉煌的战役;一会儿是巴赞元帅向柏林进军,一会儿是弗鲁瓦萨尔将军攻抵巴伐利亚,一会儿是麦克—马洪元帅挥戈挺进波罗的海海滨地区。

为了编造得活灵活现,她总是要征求我的意见,而我也尽可能地帮助她;但是,在这一场虚构的进攻战里,给我们帮助最大的,还是老祖父本人。要知道,他在拿破仑帝国时期已经在德国征战过那么多次啊!

对方的任何军事行动,他预先都知道:‘现在,他们要向这里前进……你瞧,他们就要这样行动了……’结果,他的预见都毫无例外地实现了,这当然免不了使他有些得意。

不幸的是,尽管我们攻克了不少城市,打了不少胜仗,但总是跟不上他的胃口,这老头简直是贪得无厌……每天我一到他家,准会听到一个新的军事胜利:

’大夫,我们又打下美央斯了!‘那年轻的姑娘迎着我这样说,脸上带着苦笑,这时,我隔着门听见房间里一个愉快的声音对我高声喊道:’好得很,好得很……八天之内我们就要打进柏林了!‘

“其实,普鲁士军队离巴黎只有八天的路程……起初我们商量着把他转移到外省去;但是,只要一出门,法兰西的真实情况就会使他明白一切。我认为他身体太衰弱,精神上受到沉重打击所引起的中风还很严重,不能让他了解真实的情况。于是,我们决定还是让他留在巴黎。

“巴黎被围的第一天,我去到他家。我记得,那天我很激动,心里惶恐不安。当时,巴黎所有的城门都已关闭,敌人兵临城下,国界已经缩小到郊区,人人都感到恐慌。我进去的时候,这个老好人正坐在自己的床上,兴高采烈地对我说:“嘿!围城总算开始了!’"

我惊愕地望着他:‘怎么,上校,您知道了?’“

他的孙女赶快转身对我说:"是啊!大夫……这是好消息,围攻柏林已经开始了!"

她一边说这话,一边做针线活,动作是那么从容、镇静……老人又怎么会产生怀疑呢?屠杀的大炮声他是听不见的。被搅得天翻地覆、灾难深重的不幸的巴黎城,他是看不见的。他从床上所能看到的,只有凯旋门的一角,而且,在他房间里,周围摆设着一大堆破旧的拿破仑帝国时期的遗物,有效地维持着他的种种幻想。

拿破仑手下元帅们的画像,描绘战争的木刻,罗马王婴孩时期的画片;还有镶着镂花铜饰的高大的长条案,上面陈列着帝国的遗物,什么徽章啦,小铜像啦,玻璃圆罩下的圣赫勒拿岛上的岩石啦,

还有一些小画像,画的都是同一位头发拳曲、眉目有神的贵妇人,她穿着跳舞的衣裙、黄色的长袍,袖管肥大而袖口紧束——所有这一切,长条案,罗马王,元帅们,黄袍夫人,那位身材修长、腰带高束、具有一八0六年人们所喜爱的端庄风度的黄袍夫人……构成了一种充满胜利和征服的气氛,比起我们向他——善良的上校啊——撒的谎更加有力,使他那么天真地相信法国军队正在围攻柏林。

“从这一天起,我们的军事行动就大大简化了。攻克柏林,这只是一个时间问题。过了一些时候,只要这老人等得不耐烦了,我们就读一封他儿子的来信给他听,当然,信是假造的,因为巴黎已经被围得水泄不通,而且,早在色当大败以后,麦克—马洪元帅的参谋部就已经被俘,押送到德国某一个要塞去了。

您可以想像,这个可怜的女孩多么痛苦,她得不到父亲的半点音讯,只知道他已经被俘,被剥夺了一切,也许还在生病,而她却不得不假装他的口气写出一封封兴高采烈的来信;当然信都是短短的,一个在被征服的国家不断胜利前进的军人只能写这样短的信。

有时候,她实在坚持不下去了,于是好几个星期都没有来信。这位老人可就着急了,睡不着了。于是很快又从德国来了一封信,她来到他床前,忍住眼泪,装出高高兴兴的样子念给他听。

老人一本正经地听着,一会儿心领神会地微笑,一会儿点头赞许,一会儿又提出批评,还对信上讲得不清楚的地方给我们加以解释。但他特别高贵的地方,是表现在他给儿子的回信中。他说:

‘你永远不要忘记自己是法国人……对那些可怜的人要宽大为怀。不要使他们感到我们的占领是令人难以忍受的……’

信中全是没完没了的叮嘱,关于要保护私有财产啦,要尊重妇女啦等等一大堆令人钦佩的车轱辘话,总而言之,是一部专为征服者备用的地地道道的军人荣誉手册。

有时,他也在信中夹杂一些对政治的一般看法以及媾和的条件。在这个问题上,我应该说,他的条件并不苛刻:‘只要战争赔款,别的什么都不要……把他们的省份割过来有什么用呢?难道我们能把德意志变成法兰西吗?……’

“他口授这些话的时候,语气是很坚决的,可以感到他的话里充满了天真的感情,他这种高尚的爱国心听起来不能不使人深受感动。

“这期间,包围圈愈来愈紧,唉,不过并不是柏林之围!……那时正是严寒季节,大炮不断轰击,瘟疫流行,饥馑逼人。但是,幸亏我们精心照料,无微不至,老人的静养总算一刻也没有受到侵扰。直到最困难的时候,我都有办法给他弄到白面包和新鲜肉。

当然这些食物只有他才吃得上。您很难想像还有什么比这位老祖父就餐的情景更使人感动的了,自私自利地享受着而又被蒙在鼓里:他坐在床上,红光满面,笑嘻嘻的,胸前围着餐巾;

因为饮食不足而脸色苍白的小孙女坐在他身边,扶着他的手,帮助他喝汤,帮助他吃那些别人都吃不上的好食物。

饭后,老人精神十足,房间里暖和和的,外面刮着寒冷的北风,雪花在窗前飞舞,这位老军人回忆起他在北方参加过的战役,于是,又向我们第一百次讲起那次倒霉的从俄罗斯的撤退,那时,他们只有冰冻的饼干和马肉可吃。

“‘你能体会到吗?小家伙,我们那时只能吃上马肉!’

“我相信他的孙女是深有体会的。这两个月来,她除了马肉外没有吃过别的东西……但是,一天天过去了,随着老人日渐恢复健康,我们对他的照顾愈来愈困难了。过去,他感觉迟钝、四肢麻痹,便于我们把他蒙在鼓里,现在情况开始转变了。

已经有那么两三次,玛约门前可怕的排炮声惊得他跳了起来,他像猎犬一样竖起耳朵;我们就不得不编造说,巴赞元帅在柏林城下又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刚才是荣军院鸣炮表示庆祝。又有一天,我们把他的床推到窗口,我想那天正是发生了布森瓦血战的星期四,他一下就清清楚楚看见了在林阴道上集合的国民自卫队。

“‘这是什么军队?’他问道。接着我们听见他嘴里轻声抱怨:‘服装太不整齐,服装太不整齐!’

“他没有再说别的话;但是,我们立刻明白了,以后可得特别小心。不幸的是,我们还小心得不够。

“一天晚上,我到他家的时候,那女孩神色仓皇地迎着我:‘明天他们就进城了!’她对我说。

“老祖父的房门当时是否开着?反正,我现在回想起来,经我们这么一说,那天晚上老人的神色的确有些特别。也许,他当时听见了我们的谈话。只不过我们谈的是普鲁士军队;而这个好心人想的是法国军队,以为是他等待已久的凯旋仪式——

麦克—马洪元帅在鲜花簇拥、鼓乐高奏之下,沿着林阴大道走过来,他的儿子走在元帅的旁边;他自己则站在阳台上,整整齐齐穿着军服,就像当年在鲁镇那样,向遍布弹痕的国旗和被硝烟熏黑了的鹰旗致敬……

“可怜的儒弗老头!他一定是以为我们为了不让他过分激动而要阻止他观看我们军队的凯旋游行,所以他跟谁也不谈这件事;但第二天早晨,正当普鲁士军队小心翼翼地沿着从玛约门到杜伊勒利宫的那条马路前进的时候,楼上那扇窗子慢慢打开了,上校出现在阳台上,头顶军盔,腰挎马刀,穿着米约手下老骑兵的光荣而古老的军装。

我现在还弄不明白,是一种什么意志、一种什么突如其来的生命力使他能够站了起来,并穿戴得这样齐全。

反正千真万确他是站在那里,就在栏杆的后面,他很诧异马路是那么空旷、那么寂静,每一家的百叶窗都关得紧紧的,巴黎一片凄凉,就像港口的传染病隔离所,到处都挂着旗子,但是旗子是那么古怪,全是白的,上面还带有红十字,而且,没有一个人出来欢迎我们的队伍。

“霎时间,他以为自己是弄错了……

“但不!在那边,就在凯旋门的后面,有一片听不清楚的嘈杂声,在初升的太阳下,一支黑压压的队伍开过来了……慢慢地,军盔上的尖顶在闪闪发光,耶拿的小铜鼓也敲起来了,在凯旋门下,响起了舒伯特的胜利进行曲,还有列队笨重的步伐声和军刀的撞击声伴随着乐曲的节奏!……

“于是,在广场上一片凄凉的寂静中,听见一声喊叫,一声惨厉的喊叫:‘快拿武器……快拿武器……普鲁士人来了。’

这时,前哨部队的头四个骑兵可以看见在高处阳台上,有一个身材高大的老人挥着手臂,踉踉跄跄,最后全身笔直地倒了下去。这一次,儒弗上校可真的死了。”

创作背景

1870年,拿破仑三世为转移国内日益高涨的革命斗争的视线,发动了臭名昭著的普法战争。这场战争,就其性质来说,尽管是掠夺性的,得不到人民支持的。但法军惨败后,普鲁士军队的长驱深入,战胜者的骄横暴虐,丧权辱国的割地赔款等等,却激起了人民对异族统治者的深刻仇恨和强烈的爱国主义感情。当时许多法国作家,有的亲身参加了这场给人民带来无穷灾难的战争,有的耳闻目睹或经历了祖国沦陷和敌军蹂躏的痛苦,都纷纷拿起笔来描写战争中的种种感受。都德即是其中的一个,普法战争时期,他应征入伍,历览了战争的种种屈辱和创痛,积累了大量的战争创作题材。1873年,即创作出版了主要取材于普法战争的短篇小说集《月曜日的故事》,对战争中统治者的昏庸无能,法国人民的丧国之痛,首都巴黎的被围、陷落等等,做了编年史式的艺术反映,《柏林之围》就是其中篇章之一。

柏林之围人物介绍

儒夫上校

儒夫上校的形象作为拿破仑一世时代的军人,儒夫上校“在荣誉和爱国观念上是个老顽固”,这是他的主要性格特征。小说写他的突然垂危,病情好转以及猝然倒毙,莫不导源于此;反过来,他的生生死死,喜怒哀乐,又进一步突现了他的这一性格。正是因为他怀着法军必胜的信念,所以才被以假作真的胜利消息救活了,竟然还结结巴巴说了两遍“打......胜.....了!“”他不仅对孙女提供的战报深信不疑,而且每天都要听到一个新的胜利消息。实际上,正是他自已凭借以往的战斗经验,不知不觉地在帮助孙女编造战报。由于他陶醉在自认是势所必然的胜利之中,因而他虽被蒙哄而不觉察。值得特别指出的,是他在口授给儿子信中的诸如“要宽大为怀”之类的谆谆叮咛,以及向战败者提出的颇为宽大的媾和条件:“只要战争赔款,别的什么都不要.....难道我们能把德意志变成法兰西吗?”儒夫上校摒弃了帝国扩张领土的野心,实属难能可贵,这就使他的形象更为亲切可敬了。至于后来他鬼使神差地踏上阳台,以期实现梦寐以求的愿望,而终于面对占领军挥着手臂,跄跄踉踉"地死去,则使这一形象实现了最后的升华。可以看出,这是一个性情热烈,容易激动、天真而又执著的老人。

小孙女

这是一个聪明、机智、性情刚毅坚强,既能对爷爷体贴入微,又能刻苦自励的女孩子。为了爷爷的病情不再恶化,这个像“光彩夺目,“洁净明亮”的古币一样的小姑娘,“自告奋勇”地承担起撒谎的任务。她对爷爷的感情很深,“他们就像同一个模子铸出来的”。但是,要蒙哄富有战斗经验的爷爷谈何容易!她不仅要把父亲在前敌战败被俘的消息、法军溃败和法国处在危亡之中的真相严密封锁起来,把巨大的悲痛埋藏在心底,而且还要“装出喜气洋洋的样子”,“日夜伏在那张德国地图上,把一些小旗插来插去,努力编造出一些辉煌的战役”,什么“向柏林进军”、“攻抵巴伐利亚”、“挥戈直向波罗滨地区"等等,直至包围柏林。同时,还要假借她父亲的口气编造一封封兴高采烈的来信。作为两代军人之后,小姑娘凭着她对爷爷的爱,她的聪明机灵,以及医生的密切配合把老人蒙骗了。而在巴黎被围,饥馑逼人的形势下,“饮食不足而脸色苍白的小孙女”更对爷爷“精心照顾,无微不至”,“她坐在他身边,扶着他的手,帮助他喝汤,帮助他吃那些别人都吃不上的好食物",她自己却只能天天吃马肉。战争近在眼前,大祸即将临头,上校竟一直蒙在鼓里而不自知,甚至饮食起居也未受任何影响。小姑娘爱爷爷,这和她在思想感情上对爷爷的理解是分不开的,而这和爱祖国是一致的。她少年老成、心地纯洁、情感高尚,闪耀着爱国主义思想的光彩。

鉴赏

主题思想

《柏林之围》虽以举世闻名的普法战争为题材,但作家笔下的主人公并没有出没在硝烟滚滚的战场,更没有写他跟顽敌进行殊死的搏斗,而是活动在一间安逸宁静的房里,置身于一座富丽豪华的阳台上。小说中的人和事仿佛都在战争之外,但又时时卷进了战争的漩涡之中。一条若明若暗的爱国主义的红线,把全文各部分紧紧地交揉在一起,从而使胜利的喜悦和失败的悲痛两相对照,残酷的现实和美好的幻想互为映衬,集中地表现了深邃的爱国主义主题。

儒夫上校是拿破仑帝国时代的老军人,一个所谓在“荣誉和爱国观念”上的“老顽固”。普法战争一开始,为了恭候法军凯旋荣归的仪式,他住进了巴黎明星广场凯旋门附近的一幢楼房。当他听到法军在威桑堡惨败的消息时,像遭到雷击似的昏倒了。三天三夜,昏迷不醒,动弹不得,濒临死亡。但当雷舍芬战役得胜的误传“钻进了他那瘫痪症的幻觉里”时,便顿时显得“两眼有神”,甚至发出了“打....... !的欢呼。一次讹传的胜利,竟使连医生也束手无策的病人“死”而复生,转危为安,意味着老上校在沉痛的失望之余看到了希望,对取得战争的胜利充满了信心。老上校生命的机器又开始重新运转了。

于是韦医生和老上校的小孙女,为了治疗老上校的病体,不断给老上校注射“镇静剂”和打“强心针”,采用编造胜利的捷报进行“欺骗"。这一特殊的精神疗法果然取得了奇特的功效;随着法军的节节胜利,老上校的健康日渐恢复,思路日渐清晰。但是,尽管攻克了不少城市,打了不少胜仗,老上校的“胃口”却越来越大,简直是到了“贪得无厌”的地步。他听了总是不满足,急切地期待着“八天之内我们就要打到柏林去”!强敌压境,巴黎被围的第一天,他以为攻打柏林的“围城总算开始了”,还特地吩咐孙女给他在玛克·玛洪元帅参谋部供职的儿子写信说:“永远不要忘记自己是法国.......”并在他的脑海里出现了他等待已久的法军凯旋荣归的庄严的仪式。这种胜利的喜悦和强烈的爱国激情,使他获得了生命的活力。但当他头顶军盔,腰挎马刀,身穿军装,出现在阳台上时,看到的却是几个月来为幻想遮盖着的严酷的现实:巴黎一片凄凉,到处挂着白旗,在初升的太阳下,一支黑压压的普鲁士士兵的队伍开过来了,在凯旋门下响起了舒柏特的胜利进行...... 这些意想不到的悲惨情景,粉碎了他长期抱有的幻想,摧毁了他赖以生存的精神支柱。于是他在快拿武器.......快拿武器”的惨厉的喊叫声中,倒地死去。“快拿武器”有力地表达出了老上校捍卫祖国的坚强意志,响亮地唱出了爱国主义悲壮颂歌的最强音。

艺术特色

善于选材 角度新巧

《柏林之围》没有正面描写普法之间的战争场面,也没有具体刻画抗敌英雄的光辉业绩,而是在战争的背景上,出人意料地讲述了一个垂危的老军人儒夫上校病势变化以至猝然而亡的故事,从而把巴黎被普鲁士军队从围困到攻陷的悲剧现实,与主人公想象中的法军包围并攻克柏林的虚幻胜利对照起来,既从侧面相当完整地勾勒出了普法战争的基本过程和轮廓,又集中地表现了法国人民的苦难和深厚的爱国主义感情。小说在选材角度上的构思之巧,就在于所写的主人公虽不是普法战争的直接参加者,但却足以反映这场战争,因为主人公和战争休戚与共,他的生而猝危、危而复生以及生而猝死都和战争的胜负息息相关。唯其具有不可动摇的民族荣誉感和爱国观念,把祖国的命运和自己的命运紧紧地联结到一起,所以他才把战争的胜利看得高于一切,以致在臆造的胜利面前“奇迹"般地恢复了生机。战争的胜利成为他从死亡线上挣脱过来的灵丹妙药,是他得以生存的精神支柱,一旦这根支柱倒坍,他也就无可挽救地死去了。作者截取现实生活中主人公生死交替的一段特殊经历,明写虚幻的柏林之围,暗写现实的巴黎之围,这一选材构思确实不同凡响,大可收到以小见大、幻中知真之效。都德的这篇小说,在选材上都十分新巧。

善于谋篇 情节跌宕

《柏林之围》按照时间的顺序和事态的变化构思故事,设置了平行发展的两条线索:以主人公儒夫上校病情的演变和臆想中的法军连连告捷并包围柏林为明线,以事实上的法军节节败退和巴黎被围为暗线。按照明线的发展,构成了小说波澜起伏的故事情节。明线是小说的主要线索,按照这一线索,这个短篇可分为三大部分。第一部分( 从开头至“就像遭到雷击似的倒在地下”) ,概述故事发生的时代背景,主人公的身份及其中风的原因。第二部分(从“我到那里的时候"至“不幸的是我们还小心得不够”),讲述在法军败退和巴黎被围的日子里,为挽救儒夫上校的生命,他的孙女和医生一起编造法军不断获胜并围攻柏林的战报,通过精心照料老人,使他病情得以逐步好转的情形。第三部分(从“一天晚上”至结尾),讲述儒夫上校全身戎装踏上阳台迎接法军凯旋,及至见到普军人城方真相大白,猝然倒地而亡。这是故事的高潮,也是故事的结局。三个部分环环相扣,结构浑然统一,由于作者把握了事件发展的必然性,所以情节引人入胜,真实可信。另一条暗线,则作为故事的背景,勾勒出了与儒夫上校幻想的胜利截然相反的严峻现实。明线和暗线虽各自向前发展但又巧妙地交织在一起,形成了鲜明的对照和衬托;使老人危而复生的雷舍芬战役“大胜仗",实则是“元帅逃跑,全军覆没”的大败仗;所谓法军八天之内打进柏林的喜讯,其实是普军“离巴黎只有八天的路程" ;而幻想中的柏林之围,事实上却是巴黎被围;老人盼望已久的玛克——玛洪元帅率军凯旋的仪式,竟是普军的入城式!两相比照,既刻画了战争给人民带来的苦难,使小说具有一种动人的悲剧色彩,又突出了主人公强烈的爱国主义精神,产生了感人至深的艺术力量。全篇小说虽是讲述的一个病人的故事,情节却安排得跌宕有致,富有戏剧性,因而能扣人心弦,这足见作者在谋篇布局上是颇具匠心的。

题目别致 人称自然

若只看题目,或许真的会以为是写柏林之围。其实柏林之围是虚,巴黎之围是实。题目是作品的眼睛。作者以此为题,意在以虚衬实,虚中见实,较之题为巴黎之围,可说是高出一筹,更为醒目。同时,这一题目也与小说所描写的主要内容扣得更为紧密。而小说中第一人称的运用,读来令人感到亲切自然,由于讲述者以当事人的身份出现,所述是亲身经历的一个故事,因此能使读者与作品中的主人公沟通感情,从而大大加强了故事的真实感。题目和人称虽属小说中的两个具体问题,但由此也可见作者长于构思之一斑。

人物塑造 个性鲜明

《柏林之围》中出场的人物只有四个,除“我"和以第一人称讲故事的韦医生外,作者集中笔墨着力塑造了儒夫上校的形象,其次是他孙女的形象。由于作者运用多种艺术手法,突出了人物的主要性格特征,所以人物形象写得都很成功。小说还成功地运用了肖像描写和环境描写。小说写他“高大”、“魁梧”,“五官端正漂亮。牙齿长得很美,一头鬈曲的白发,八十高龄看上去只有六十岁",像是一枚“很古老,带着泥土,边缘已经模糊”的希腊古币。当他病情好转进食时,“红光满面,笑嘻嘻的”。而后来出现在阳台上的儒夫上校,是“头顶军盔,腰挎马刀,穿着米尔霍特手下老骑兵的光荣而古老的军装”。所有这些肖像描写,都和人物的心境为表里,和情节的发展相谐和,而强壮的体魄又为他因精神作用所出现的病情转机提供了可信的基础。再如环境描写,最突出的是儒夫上校房内的陈设和普军人城的一节。拿破仑帝国时期的许多遗物,他都一一完好地珍藏着,标明主人确乎生活在往昔的胜利和荣誉之中,从而揭示了他所以能够为虚假的胜利而陶醉的思想依据。而这些象征拿破仑帝国全盛时代的东西,也是对当时法国衰败的一种讽刺。普军人城时的环境更富有典型意义,马路“空旷”“寂静”,“一片凄凉”,旗子“古怪”,“没有一个人出来”,由远而近的普军“军盔上的尖顶在闪闪发光”,伴着乐曲声的是笨重的步伐声和军刀的撞击声。这沉重压抑的森然可怖的场面,为儒夫上校的心理剧变和故事情节陡起的高潮,起了引爆作用,故事以高昂悲壮的结局告终。总之,高度的荣誉感和牢固的爱国观念,是儒夫上校思想行为的出发点和落脚点,这一精神力量可以使他“死"而复生,生而复死,这虽然看似离奇,其实却在情理之中。现实生活中,精神力量的作用往往是出人意料的。在儒夫上校病情喜剧性变化的后面,隐伏着悲剧性的结局。儒夫上校之死是必然的,这是他个人的悲剧,更是时代的悲剧。另外,作家在写小孙女的形象时,运用了包括细腻的心理描写在内的多种艺术手法。

语言生动 平实自然

《柏林之围》的语言生动流畅,像作者的其他小说一样,朴素无华,平实自然,而又简洁明快,带有一种委婉动人的艺术表现力和感染力。叙述语言平实而不呆板,自然而不雕饰。全篇小说五千余字,基本上是采用韦医生讲故事的形式叙述的。小说中无论写人还是状物绘景,多不加修饰地使用“白描”语言,从而把人物形象战争环境和悲剧氛围细致入微地表现出来,而决不止于讲述事件的简单过程。这样,就使读者如见其人,如历其境,整个作品呈现一种实实在在,朴实无华的语言美。同时,由于作者把自己的感情深深地融人故事之中,而不是以一个局外人的身份冷漠地进行介绍,也由于小说形式的需要,因而作品中恰如其分地使用了一些口语和议论,诸如:“您猜是为什么?这个可怜的老人!”“这老头简直贪得无厌!"“善良的上校啊!”“您可以想象,这个可怜的女孩多么痛苦!"“可怜的儒夫老头!”它们或承上启下,沟通故事,或画龙点睛,深入揭示人物性格,使小说增色不少。此外,小说的字里行间,还不时地流露出一种善意的幽默感,例如“第一百次讲起他那次倒霉的从俄罗斯的撤退" ,“我相信他的孙女是深有体会的。这两个月来,她除了马肉外没有吃过别的东西"等等,从而使故事带有一种柔和的诗意,使读者发出会心的微笑。所有这些叙述语言上的特点,可以多少看出都德所独有的语言艺术风格。人物语言切合人物性格。小说中主要人物的语言虽然不多,但十分简明,句句都有分量,并且适如其人。儒夫上校总是渴望法军取得一个比一个更大的胜利,当小孙女刚刚编出“打下美央斯”的胜利战报时,他就对还未走进房间的医生高喊:“好得很,好得很,一八天之内我们就要打进柏林了!”八天之后,他又第一个对医生说:“嘿!围城总算开始了!”这都生动地表现了老人对法军的最后胜利和凯旋怀着急不可待的心情,反映了他的荣誉感和爱国情绪。当看到林荫道上集合的国民自卫队,他以为是正规的法军,连声抱怨“服装太不整齐" ,反映了他军人的眼光和作风。最后,当他终于意识到事实上是巴黎陷落的时候,他连声喊叫的是“快拿武器!”虽然他因病情突然恶化而亡,但是他的喊声却响在读者的耳际。儒夫上校无愧于一个战土,他只有胜利,没有失败,只有战斗,没有退却,在生命最后一息的战斗呼喊声中,这一悲壮感人的形象最终完成了。

作者简介

阿尔丰斯·都德(1840—1897年),法国现实主义作家。生于一个破落的商人家庭.曾在小学里任监学。17岁到巴黎,开始文艺创作。1866年以短篇小说集《磨坊书简》成名,作者以故乡普罗旺斯的生活为题材,流露了深深的乡土之恋。之后,又发表了自传性小说《小东西》。1870年普法战争时,他应征入伍, 后来曾以战争生活为题材创作了不少爱国主义的短篇。他一生共写了13部长篇小说、1个剧本和4个短篇小说集。长篇除《小东西》外,还有讽刺资产阶级庸人的《达拉斯贡的戴达伦》和揭露资产阶级生活的《小弟弗罗蒙与长兄黎斯雷》。

文章目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