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夷待访录 方镇 原文及白话文译文-黄宗羲

2020-01-08
目录:> > > >

明夷待访录 方镇 译文

分封建国的事情距离现在已经很遥远了,因时乘势,那么如今可以恢复方镇制度了。自从唐朝由于方镇乱国而失去天下以来,见识浅陋的人习惯于这种说法,以为方镇就是导致唐王朝灭亡的祸端。然而,细细推究其事实的始末详情却发现并非如此。当时,唐太宗分设的节度使全部都安置在边境,而且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节度使。这些节度使拥有甲兵十万,势力足以控制当地的寇乱。因此,安禄山、朱泚都是凭借方镇的势力而崛起,而制造动乱的人也是借方镇之力。后来,节度使分化成数十个,势弱兵单,方镇的兵力不足以互相牵制。于是,黄巢、朱温与朝廷决裂而无所顾忌。然而,唐王朝之所以灭亡并非是由于方镇之势力过于强大,而是方镇之势力过于弱小。所以,分封建国的弊端就在于强弱势力,大小吞并,天子的风化政教不能对他们有所影响,从此,郡县之害、国界之争就无休无止了。要除去二者的弊端,使其并行不悖,就要在边境设立方镇。

适宜在辽东、蓟州、宣府、大同、榆林、宁夏、甘肃、固原、延绥各地都设立方镇,云、贵两地也按照此例,分割其附近的州县归属它。务必使方镇领地内的钱粮兵马,对内可以实现自给自足,对外足以抵御祸患;至于田赋商税,听任其征收,可以用作战争守卫之用;所有的政教风化都可以不从中原之制;节度使属下的官员也可以听其自行辟召,然后名闻。节度使每年向朝廷进贡一次,每三年朝见皇帝一次。终其一世,如果兵民相处和睦,封域之内平安无事,则允许其子嗣继任节度使。

这样做有五个好处:第一,如今各地边境都设有总督、巡抚、总兵、本兵,有事的时候还设有经略,他们的职权不一,有能力的人苦于被牵制,没有能力的人则便于从中推委责任。在日复一日的互相抵触之中,在互为掩饰其短的奏章之中,这些地方即使不至于马上溃决,也只是指日可待的事情了。如果固定一个统帅,专司其职,那么其考虑问题自然会周全无失,战备防守也会很牢固,这也是为子孙作长久打算之计。第二,每逢国家有警急状况出现的时候,常常是耗竭天下之财力,还不足以供一方之用;如今就可以做到每一方的财用自己负责。第三,边镇的主兵常不如客兵,因此经常由于调发兵力而导致动乱,天启年间的奢酋、崇祯年间的莱围就是这样,如今一方的兵力可以供一方自己使用。第四,治理军队,筹措军饷所需的费用都是出自于朝廷,常常因为一方之用而牵动四方;现在既然各方有其专门之地,兵食都不用于外,即使一方不安宁,其他各方还是安然无事。第五,朝廷之外有强悍之军,自然会使朝中有所顾忌;正谓山中有虎豹,连藜藿也没人敢去采摘。

明夷待访录 方镇 原文

今封建之事远矣;因时乘势,则方镇可复也。自唐以方镇亡天下,庸人狃之,遂为厉阶。然原其本末则不然。当太宗分置节度,皆在边境,不过数府;其带甲十万,力足以控制寇乱。故安禄山、朱泚皆凭方镇而起,乃制乱者亦藉方镇。其后析为数十,势弱兵单,方镇之兵不足相制,黄巢、朱温遂决裂而无忌。然则唐之所以亡,由方镇之弱,非由方镇之强也。是故封建之弊,强弱吞并,天子之政教有所不加;郡县之弊,疆场之害苦无已时。欲去两者之弊,使其并行不悖,则沿边之方镇乎!

宜将辽东、蓟州、宣府、大同、榆林、宁夏、甘肃、固原、延绥俱设方镇,外则云、贵亦依此例,分割附近州县属之。务令其钱粮兵马,内足自立,外足捍患;田赋商税,听其徵收,以充战守之用;一切政教张弛,不从中制;属下官员亦听其自行辟召,然后名闻。每年一贡,三年一朝,终其世兵民辑睦,疆场宁谧者,许以嗣世。

凡此则有五利:今各边有总督,有巡抚,有总兵,有本兵,有事复设经略,事权不一,能者坏于牵制,不能者易于推委;枝梧旦夕之间,掩饰章奏之上,其未至溃决者,直须时耳。统帅专一,独任其咎,则思虑自周,战守自固,以各为长子孙之计;一也。国家一有警急,常竭天下之财,不足供一方之用;今一方之财自供一方;二也。边镇之主兵常不如客兵,故常以调发致乱,天启之奢酋、崇祯之莱围是也;今一方之兵自供一方;三也。治兵措饷皆出朝廷,常以一方而动四方;既各有专地,兵食不出于外,即一方不宁,他方宴如;四也。外有强兵,中朝自然顾忌;山有虎豹,藜藿不采;五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