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凤仪笃行录 七、兴学

2019-10-19
目录:> >

七、兴学

集款清债

家父在怀德、德惠等处倡办女学,并设立讲习 所,研究女子道德及家庭伦理,而彼时海城腾鳌堡淑贞女校,因建筑校舍及各项费用等,已累债二万余元。家父以为既提倡于先,不能不赞助于后,况事同一体,义学之女生孔[孔:很。~急;~武有力。]多,更宜尽力维持。然零星募款,不如自动捐助,乃在德惠、怀德等处各地,扬言次年正月,在腾镇淑贞女校开会,选择道理明达及热心公益人才。于是,家父等率数人先行返腾镇女校。因该校债务太多,不敢显然入校,趁早晚之际,潜行入内。及至年终三十日晚,无人催债累时,始敢扬言北省来人,盖贫困已达极点也。次年正月开会,所有校内债务,均由孙焕然负担,然未曾清还。及至秋季又开会,北省人男女两界,接踵而至,几至数百人。嗣[嗣:接着,随后。如:嗣后(自此以后)]经安达杜绍彭,怀德徐东家等,均行莅止。女生讲妇女道德,甚有成绩。家父乃言:『女子教育目的也算达到,本校债累宜清还矣。对于捐助款项,或取被动,或取自动,请大家核计。』众问曰:『自动被动,如何区别?』家父曰:『我说某人捐若干,是谓被动;自己出心,甘原捐助若干,是为自动。』大家皆赞成自动之说。因设黑板,随写随抄,自行登台书写,未半日,竟得捐款三万余元。除清还债务外,尚余万元左右。家父曰:『此皆办学者数年担负经营之功也。』

募款之事,乃最难事也。或以势力压迫,或以情面难却,否则因迷信神佛,妄祈福寿。真正出于自动,而乐为捐助者,实未之或见。家父之募款兴学,均出于自动,丝毫不假情面,卒使数万元之债累,一扫而空,且令余积,非众意素孚,洞悉兴学利益,又乌乎能?且款之为物,用于正,虽万元立尽,亦属有功;用于偏,虽一文妄费,亦属有过。若助款兴学,直接裨益于人类,是诚最上之用款法也。然非深明其理者,则决不肯为。噫!公益之难于兴办也在此。

受辱不辨

家父在德惠孔宅办理讲习 ,因地址狭小,乃在北村,设立一班,该班与慈善会比邻。家父讲究妇女道德,人咸佩服。会长毕惠卿曾在军界作事,见家父在彼,信从者众,恐该会将受影响。某日,招家父至会,毕会长怒言相加。言汝本一农夫,有何知能,竟敢来此设教立学,所讲者谬误支离,更不宜于社会,非驱逐出境不可。当时随同家父之人,几不能忍受,势将与之动武。家父曰:『士各有志,人各有心。我与汝见地不同,当不能相合,所谓隔界是也。决无一言以相忤。』说毕,唯唯而去。毕会长竟自行请罪云。

人当在势力压迫之下,任何辱骂践踏,均能忍受,此常例也。若当势均力敌,则不能忍受矣。至多人赞成,势力较大于对方,而能受辱骂,不与之较,殊非常人所能者。家父在德惠,信从者甚众,而能甘受辱骂,但云隔界,不与之较,且毫无怒意,是真常人所难能者。廉蔺交 欢,为千古美谈,良有以夫。至隔界之言,常人或有不悉其意者。家父谓今人多以禀性主事,故专用势力。若以天性主事者,决不施行辱骂于人。毕会长虽为慈善会长,而仍以禀性主事,家父专以天性主事,岂非隔界太远乎?

挥之不去

家父于某年赴安达,人有赠以盘费者。家父曰:『有火车费即可,到安达站,则到慈善会。我向未带过盘川路费。』辞而不受。某日,由中东路火车到安达站。下车后,直赴慈善会。入门后,与人行礼,不起立。问曰:『汝何处人也?』家父答以朝陽。会中人答曰:『朝陽人无好东西,快去。此处警察有命令,凡外来人,无保证者,一概不留。天将晚,汝等快找店住。』家父曰:『我闻贵处,地旷人稀,又甚富厚。平常人家,来人吃几顿饭,是满不在乎,非同我西城人之吝啬也。』会中人曰:『不要多话,请快走开。』家父曰:『既是慈善会,我等本是一家人。今日如要走出,岂不伤了感情。无论如何,我等必须住下,方见得无意见。』会中人说:『我皆用过饭了。』家父曰:『有剩饭也可,不然,饿一顿也不要紧,明晨再用也可。』会中人见屡逐不出,乃以冷饭与之食,并留住一宿。次日,乃往访善东家,并未说知不留宿等情。傍晚,又回慈善会,仍是推辞,家父仍旧依赖。六七日后,劝病甚多,争相迎接,会中人始知非礼,告之曰:『前日之所以不留宿者,因有朝陽人某,在本会窃衣物而去故也。幸先生之大度包容,不然,岂非交 臂失之耶!』家父曰:『慈善界又有何说?初见时难免如是也。』

家父常说:『人须有志,不可有气。动气者小人,动志者君子。』故凡遇挫折,则立志,不令人佩服不去也。此类事平生所遇者甚多,特纪其一以为纪念耳。

扩大讲演

家父至江 省安达站,劝病颇验,名振于慈善界。后乃知为王善人(家父之名字,外人多不知,均相传为王善人),因介绍于安达县之大慈善家杜绍彭。杜君延至其家,研究修身齐家劝病化人等道理,杜绍彭及其家人无不悦服。乃立志愿将奉吉热三省崇信家父之男女两界人员,均行招集安达县城,开一盛大家庭研究大会。民国十四年冬,印发公启招请,会期定为两个月。当时除本城临时听讲者不计外,男女两界,八百余名;女子义学学生女师等,五百余名;清修派女子,七十余名;余者为男界学董会长等。分为四讲室研究,以家父为批评总主任。记录讲述成绩,出《家庭集锦》一书。家父之声 誉,由此洋溢乎四省慈善界矣。次年,乃组织游行讲演团 游行各县。所有开会及讲团 等费用,均由杜君绍彭担任云。此时,奉吉黑三省之女义学已达九十九处。

家父劝人化俗,专从修身齐家入手,而修身又以化禀性除习 性为先。此理本极平常,而应用最大。杜绍彭先生认为此是劝世化人之第一法门,故成立大会,不惜资金。又举办游行讲演团 ,以广宣传,是诚可谓家父之第二知音者也。家父提倡女学,奔走劝化二十余年,竟遇杜绍彭先生实力赞助,扩大讲演,是亦可谓天与善人相得益彰也乎!

名士赠言

家父在海城辽陽一带劝病兴学,经日既久,凡家道之不和,宿疾之累身者,无不争相欢迎。有白永贞字佩珩者,辽陽人也,系清代贡生,成为士林中之翘楚。曾充奉天省议会议长,学品冠奉省,名下士也。某年,家父至其家,为之述自身对祖考兄弟宗族等往迹,并言及得以稍解性命之原理。白议长作而言曰:我今日始知『人之初性本善』之理也。因持宣纸特书『所过者化』四字以为赠,并纪数言以资纪念。本录首页即其真迹也。其文如下:凤仪王老先生,籍隶朝陽。少时家贫,未获从师问字。稍长,目睹社会风俗之不古,推其原因,实由于家庭教育之不良 。遂立志提倡讲演,与父言慈,与子言孝,正墨子所云走而行义者也。又其劝导之法,先从女界入手,所到之处,翕然风从,人佥以老善人称之。贞幸得与闻其绪论,因书此四字奉赠,以志向往云。

古有云:『一经品题,便作佳士』。又曰:『一登龙门,声价十倍』。家父原为一不识文字之农夫,而所谈之道理及行为,竟为一省之名士所赏识,赠言纪念,是亦可谓一经品题者乎?一登龙门者乎?厥后官绅士宦之家,争相迎接,几乎酬应不暇,此岂无故而然哉!

改善婚俗

家父游行劝导,见各地习 俗,女子出嫁均以财产势力为前提。其无财产势力者,必需多金,始可成婚。及娶妇过门,而债台高筑,甚有终身不能脱离债务者。男女双方,交 受其累。家父曰:『今日之成家者,乃破家耳。因创设女义学,令女子读书明理,不贪财物,营自立生活。结婚办法,以绝对崇俭为主义。故凡女子结婚,对于男子方面,一切财物,不得收受,亦不张筵设乐。但举行婚礼,男女主證来宾等,便酌而已。首倡者为张中天与沈荣莲女士(系海城腾鳌堡人)。此风一倡,效法者多,定名曰崇俭结婚。

我国婚俗,至今未脱买卖式。以故中上人家,有财产势力者,结婚甚易。而普通人家,直以金钱为婚配之目的,不问年龄之当否,程度之何若,故男女双方,或成怨耦,或服债务。为一时之婚配,贻终身之苦累。有心世道者,无不惄[ 惄:nì,忧郁,伤痛。]焉如捣也。家父从女子方面劝导明白,自劝崇俭,改良婚俗,此岂一朝一夕之故哉!虽作法近于矫枉过正,而积习 既深,不得不然,逐渐改善是在后之行者。

提倡奖金

家父鉴于国人之奔走慈善者,或于中取利以致谤,或生计维艰以中辍,是非人心之不善,实原作法之不良 。于是提倡奖金储蓄法,定名曰立业储金。凡在义学之男女两界,服务有年,而品行志愿均堪嘉许者,提倡公益奖金。其基金数,自三百元至一千元,按劳绩之大小,责任之轻重,共同讨论应得奖金若干。每年按年利二分支给利息,并由利息中扣留二成,积于本金之上,取年愈久而得利愈多之意。其利息非本人不得支取收受,而基金虽本人亦不得干涉。初次获得奖金者,男界则为张雅轩,女界则为关化行,盖皆创设女义学之领袖也。此法一行,尽义务于慈善界者,莫不欣欣然有喜色云。

无恒产者无恒心,圣贤之名论昭然。彼不事家人生产,而甘心服务社会者,皆奇特之士,而非所望于常人者。慈善为怀,莫不同情。但久而行之,内顾多忧,生计逼人,不能自谋,又乌能为人谋乎?公益奖金之法,既不令其超越范围,自可俭以养德,又不令其干涉基本,免致有所恃而不恐。扣利作本,年愈久而愈多;多利资生,不待劳而可获。为慈善界开生路,为社会人作模范。无惑乎赞成者众,而善人日见其多也。

临财不苟

家父在江 省开会后,颇蒙各慈善界所欢迎。杜绍彭先生提议,家父东来十余年,义学林立,讲演之成绩尤著。而昔年在朝陽羊山所开设之善德当,原为学校基金,其债累,至今尚未清还,宜筹集相当款项,本利清偿(约需洋八千元左右)。既可以全信用,又足以显功德,乃将此意提说于家父。家父曰:『朝陽债务宜朝陽人还之。我之东来,为化人而来,非为化缘而来,我之所以令人可信者,以向不化钱故也。今如从众议,知之者,以为还债;不知者,以王善人要大钱不要小钱目之,岂非令人大惑乎?』终不允。杜绍彭赞成曰:『洵可谓有价值人也。』后此债由朝陽李连城(字赵璧)先生弃产清偿矣。

人之所最好者财也,人之所最恶者债也。好之故欲其有,恶之故欲其无。家父之因公负债,几至四千元之巨,而拖欠未偿,约阅十余年之久。一旦有人设法代偿,是真朝夕祝祷而不可得者,家父竟辞而不受,却而不允,非容心负债而不偿也。以奔走东省二十余年,倘携此巨款以去,则半生名誉,廿年成绩,一旦失去将无法恢复矣。古人云:『临财不苟,见利思义』。家父其真实践此言也。然则杜绍彭之赞成良有以夫。

名士赞词

家父同志高元中,字正午,海城人也。追随家父二十余年,故对于家父所讲之道理,洞悉一切,详尽靡遗。某年,率讲演团 赴关内乐亭县讲演。当家庠生李毓麟探询一切,分修记录,以广宣传,定名曰《修齐宝录》。并作词以为赞。其词曰:

孝哉王公闵夏游,人伦之至品最优,济世觉民志不侔。

闵:勉力,勤勉。

侔:móu,比拟。

方今男女不知羞,昭昭仁义一笔钩,互相争贪结怨仇。

以致东亚与西欧,滚滚烽烟动人愁,炮雷弹雨几时休。

可怜苍生遭践蹂,谁无父母泪盈眸,天心悔祸将难收。

特生王公展鸿猷,大而化之妙运筹,治国先从齐家求。

猷:yóu,计划;谋划。

讲演家教八方游,劝人孝弟改过尤,并讲四维兼性柔。

广设义学亦有由,三从四德重女流,养成母教仉氏俦。

仉:zhǎng或zhāng,姓。孟子的母亲即为仉氏,以择邻教子出名。

俦:chóu,同辈,同一类的人物。

恢复邹风化神州,讲演立学双方谋,两相补助用心周。

邹风:邹国的风尚。这里指孟母教子之风。

达到目的遍全球,事父事长善风留,天下一家无庸忧。

庸:yōng,需要。

四民安居乐悠悠,王公功德被五洲,万古芳名青史修。

浩然之气贯斗牛,作善岂但福禄遒,天锡哲嗣绍箕裘。

遒:qiú,聚集,汇聚。

天锡:tiān xī,上天赐予。

哲嗣:对别人的儿子的尊称。

绍箕裘:出自成语“克绍箕裘”,比喻能继承父、祖的事业。克:能够;绍:继承;箕:扬米去糠的竹器,或者畚箕之类的东西;裘:冶铁用来鼓气的风裘。

鲰生慕切把歌讴,不计笔拙挥秃头。

鲰:zōu,小鱼,小杂鱼。鲰生,古代用以骂人的话,意谓短小愚陋的人。这里是谦辞,称自己。

注一:关于三从四德,先生主张性从天理,心从道理,身从情理,以驳旧三从。

注二:民国十七年,关内外女子义学已发展到四百三十七处。

言之无文,行之不远。家父所讲之道理,始而乡村,继而市镇,终而官绅士庶莫不赞同,盖即此心同、此理同也。乐亭李毓麟先生分类记述,以广宣传,并以质诸社会之高明,殊为家父之大幸也欤!

【全文完】